»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东方水池 -> 兄弟啊,想你了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兄弟啊,想你了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922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3373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585 点
在线时间:9753(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2-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兄弟啊,想你了

最近FB和油管子上有不少介绍云南风景的影片,背景音乐用了一首很好听的歌,反复听了几次不知不觉中耳朵也听熟了,慢慢开始注意歌词却听不懂,开始以为是粤语,但好像又有点不太一样,我这人对一件事感兴趣了之后,非查个水落石出不罢休的。

结果,那首歌居然是越南著名的歌曲,歌名叫做《兄弟啊,想你了》,原来如此!

云南越南其实从人种到文化习俗都极为接近,当年的中越边境两侧的村子,云南村子里有嫁过来的越南媳妇,越南村子里有中国人帮着耕田,那可真是越南云南一家人,几乎家家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祖祖辈辈互相走亲戚似的来往,和睦相处了世世代代了。

话题扯远一些,早先,也就是在我小时候,中越两国的关系是不亚于中朝关系的,中朝关系是“鲜血凝成的友谊”,中越关系号称是“同志加兄弟”。

在胡志明时代,中越关系的确是好的不得了,从抗法到抗美,中国大力支援北越胡志明领导的共产党,越共军队从武器到军粮全部都是中国支援的,甚至还派军事顾问参与越共的战略战术指导。

胡志明之后的中越关系逐渐冷静下来,美军撤离越南后,北边的越共统一了越南,并且越苏关系逐渐密切,这让曾经勒紧裤带支援过越南的中国领导人很不爽,殊不知,早在1950年代末中苏关系崩溃,边境甚至发展到了大动干戈的珍宝岛战役,越苏走近让中国领导人感觉地理上的背腹受敌,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当时实际上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想方设法要教训教训忘恩负义的小越南,官媒整天渲染边境的云南村子今天被越南人偷走了一头牛,明天边防巡逻战士被越南人石头砸伤,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随着宣传夹着渲染的升级,为发起对越“自卫还击”的战争气氛越来越浓了。

然而,事实上,中越边境的村民们世世代代和睦相处,甚至连当地出生者的边防军士兵都不会争斗打架,眼看挑事营造气氛不够,为了政治的需要,中国开始采取了调防,理由是和平年代久了,解放军为了维持战斗力,要让内地部队去南边打打热身仗,事实上是当地部队因为打不起来,需要把不明真相洗过脑袋的士兵们投入战场。

这个套路,跟64事件撤掉平时驻京部队换成千里之外的其他部队是完全一样的,当年一开始开入天安门广场的当地部队的指挥员就有因为抗命不肯向学生开枪而被撤换,还有传闻事后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处罚。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我亲身经历过解放军部队的营地生活啊。

中越战争爆发是1979年,之后一直持续了好多年,1985年,也就是我已经大学毕业在上海最大的计算机公司工作,当时我是电脑维护修理工程师,由于正值解放军精简化科技化的时代,各部队也开始进入电脑管理的时代。

那一年,我出差前往138师(好像是这个名称,1948年国共内战时由东北野战军组建的整编师)驻屯地的潍坊郊外进行电脑维护,潍坊是山东省比较靠内陆的一个市,以风筝出名。

我出差前往的部队营地在潍坊市的郊外,完全是荒无人烟之地,乘坐绿皮火车到达济南已经是黄昏,当时中国各地的交通远不如现在这么发达,到了济南后离开目的地还有200多公里的路,但是因为我和另一名同事是来自上海的电脑工程师,电脑在部队里是高大上的装备,自然把我们也当成了高大上的客人了,刚出火车站,就看到一名山东大汉型的高个子军人高举牌子写着我们公司的名称和我的大名。

上前握手后,对方说他是师部参谋姓陈,专门负责我们这次的行程全部安排,可以叫他陈参谋。在陈参谋引导下,很快我们就上了等候在外的一辆军用吉普车,我记得陈参谋喊那个司机帮我们提行李,那小娃娃兵倒是眉清目秀的,看着像个高中生。

一路上,陈参谋自我介绍说他是山东人,司机小张是大连人,居然跟我是同龄人,陈参谋说他不懂电脑,正在拼命学电脑操作和数据库原理,这不,军队也在改革,干部都被要求知识化年轻化科技化,否则落后时代不能应付现代战争,你们这么年轻就能掌握电脑知识真了不起,我说我在大学4年就是读这个专业的,我们公司生产很多比现在你们部队使用的更大型更复杂的电脑。

一路颠簸到了部队营地已经过了晚上8点,陈参谋直接带我们先去食堂吃饭。士兵们的大食堂早已经结束,我们被带到了貌似干部小食堂,应该是比大食堂更好的伙食供应,司机小张说去停车就再也没出现,陈参谋陪着我们一起吃饭。

事隔已久,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2件事,一个是4菜一汤中有一个大蒜叶子炒肉丝,那肉丝根根都是透明的,夹在筷子上颤抖不停,同事知道我不碰肥肉的,陈参谋笑着说,上海人吃的精细,部队农村来的战士多,他们都爱吃肥肉,训练强度大不吃肥肉身体抗不住。

那时已经是初冬,山东给我感觉很冷,尤其是内陆的山东,说话间,那盘肥肉已经开始变成白色,一根根像切细的肥皂条似的。然而,让我无法进食的不是菜,而是米饭,食堂的日光灯虽然昏暗,但是陈参谋递过来的饭我就觉得有点异样,白米饭怎么有很多黄点点,仔细一看,我的天啊,全是米虫子,陈参谋看这样的米饭吓坏了来自充满小资产阶级生活习俗的大上海的2个人,赶紧采取了补救措施。

只见他连说没关系的啦,然后跑去热水那里把米饭浸泡一下,然后把浮起来的米虫子倒掉,重复三次总算驱虫成功。接过处理过的米饭,我们心有余悸的勉强吃完了这顿饭,心里还在想,部队里的人每天就是吃大量虫子的吗?

陈参谋说,大家都习惯了,虫子其实不脏的,都是蛋白质啦。我想这样的生活我没法过,还好,之后的每餐有陈参谋陪同,再也没有看见米饭里有虫子,不知道是他去食堂特别关照另作的小锅饭,还是每次泡了处理过的。

在部队的工作一切顺利,帮他们建立了几个数据库,主要是装备零部件的管理和伤员医疗用品的管理,由于这个师马上就要调防前往越南前线,所以我去的时候,营地的墙上到处是决心书,誓师海报,内容有争取火线入党的,也有发誓立功凯旋的,还有不少军属鼓励自己丈夫儿子兄弟的家书家信公开,令人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

当年为了教训小越南,中国军队深入越南境内,越南人采取的则是当年共军极为擅长的化整为零的游击战运动战术,中国军队大局上看似攻入敌境,但损失不小。

当时云南边境打得最厉害的被中方全部占领的老山法卡山,20年后的1999年,经两国政府坐下来谈判实质上全部划归了越南(中方至今未公开详细),现在听到这首越南歌曲《兄弟啊,想你了》,我就在想,死者不能复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那场战争过去了30多年了,但是战争的创伤还是由很多平民在负担着,忍受煎熬。现在那块土地上的很多年轻人在叫嚣战争攻打台湾,再来听听《兄弟啊,想你了》,别人也许觉得是很欢乐的曲子,然而我,感受到的只有一股深深的悲情。

东京博士 2021年11月6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6no9nSBtt4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楼 主] | Posted: 2021-11-11 18:31 顶端
雨也飘飘

终身成就奖
头衔:鱼儿村鱼儿村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31
发帖: 10261
东方威望: 84049 东方点
东方金钱: 467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375 点
在线时间:1679(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1-11-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还有一点,军官在后面,如果战士不往前冲,直接枪毙。(不知道真假,但是,身边许多人是相信这个说法的)

我就是我。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1 楼] | Posted: 2021-11-28 02:09 顶端

东方之舟 -> 东方水池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014753(s) query 5, Time now is:01-18 16:0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