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 哎哟,我的妈!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哎哟,我的妈!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909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3194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535 点
在线时间:9746(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1-01-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哎哟,我的妈!

昨天在脸书写了一篇有感于华晨公司倒闭的文章,写到了半途谈起了进口车在中国被换走零部件和内装设备的遭遇,最后还写成了我父亲的背影,略带点淡淡的伤感,有读者说“您的这篇大作,颇有朱自清先生《背影》的余韵。。。”

写到了小时候夏天吃棒冰,提到了这么一段:“偶尔吃上雪糕觉得奶油味的真香,于是更盼着我爸回上海,就可以吃到更好吃的冰砖了,记忆中我妈从来不买冰砖给我吃的,我也从不向大人开口要东西,尽管心里很想,我一直到上大学,我妈从来不给零化钱也没给过我压岁钱,等有空了,我再来写回忆我妈的事,那是一个人格很复杂难懂的人”。



那好,今天我就来写写我妈吧,都已经是故人了,尽量不批评也不恭维,只是客观回忆写几个比较典型的生活小事,这些小事可以看出两代人的代沟之深,也可以看出是封闭与开放带来的价值观不同的社会大背景。

我是在一个家教比较严格也很红色的家庭长大的,我从小对父母严格的家教都只是恭敬遵从有加,更是把爸妈对外的做人做事风格奉为楷模,至今还记得很多爸妈传授的老话,但我更服气我爸的教诲,比如“一个人不识字不要紧,不识人就完蛋了”,且不说此话是不是完全对,但父亲要传达的真意我是明白的,那就是一个人做人修行是一辈子的重要事,跟学历高低是无关的。



同样的教诲,来自我妈那里的我就内心不是很服气了,比如“棒子头上出孝子,筷子头上出孽子”,这句话的原意是不能从小溺爱孩子,孩子都是要靠打骂才有出息的。当然那时我是不会直接去按照自己的想法反驳父母的。

但我那时就想,我以后绝对不会打骂自己的孩子,用家长式的方式教训孩子,我很讨厌是家长所以你要绝对听我的,家长也是人,也会犯错,凭什么要绝对服从?我更喜欢西方家庭那种父母跟孩子做平等的朋友。我学龄前就看了不少书,虽然由于环境的局限,当时苏联的文学作品占大多数,但不同的文化观念那时已经让我更憧憬中华儒教以外的那些东西了。



我从小长大环境下身边的父母,其实不是我的生身父母,从血亲关系上说我妈是我生母的妹妹,也就是我姨,我父亲则跟我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这些在我大二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的,我大姐虽然知道,但从不告诉我,因为他们上一代有约,大姐懂事才不说的。

大姐是我的真的大姐,不是表姐,她跟我一起进了养父母家时大概是小学5,6年级,但因为文革,大姐初中毕业就被毛腊肉大手一挥上山下乡修理地球去了,文革结束,大姐回上海之后没几年就结婚出嫁了,所以与我们共同生活的年数并不是很多。



父母因为工作关系分居上海与苏州二地,所以我跟爸妈三人共同生活的时间也并不是很多,大都是母子一起在上海生活,或者父子一起在苏州生活。

我从小的家教更多的是来自我母亲,我后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都不太称呼她为养母,那是因为在感情上我一直是把她当成亲生母亲的。2005年我写下了长篇小说《魂断日本桥》,里面有个情节是男主人公折叠女友爱米丽耳朵的细节,当时就有读者说写得如此栩栩如生,简直就以为是作者的真实经历。

当时我没回应,其实是从小母子生活中的情景,我跟我妈同床一直睡到小学快毕业了,而我从小的癖好就是要摸着我妈的耳垂才能安心入睡的。所以我跟我妈的感情是从婴幼儿,童年,少年一路相依为命过来的。直到后来母子间发生了很多水火不容的麻烦事,我也从未改变过这种感情,因为的确是她把我一手养大的。



做错事的时候,母亲会打我,记得用的是她做缝纫机活时的竹尺,而且选择的时机是替我洗澡光屁股的时候,竹尺打屁股俗称笋笃肉(来自上海菜的腌笃鲜),打屁股脆痛脆痛的,但是不会内伤,但我会吸取教训,做了坏事后第一就是把竹尺先藏起来。

我母亲从不打我其他部位,比如抽耳光或敲脑袋,因为她一直指望我好好读书出人头地,显示出在她那个大家族中最教子有方,后来的确她也很成功。要说我妈,故事实在是太多了,我印象的是就是关于鞋的几件事。



我的大学时代是1980年前半期,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是一直穿我妈亲手衲鞋底的布鞋,这在1980年的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是一件非常奇葩的事,同班同学只有一个人也是一直穿布鞋的,那是有个很穷的家庭的学生,我们国费生虽然学费是国家负担的,但教科书费还是要自己负担的,那个穷学生连教科书费用都是申请免除的,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则截然不同。

刚上大学时,有一次父亲出差从广州回来,带了很多的时髦东西,说是他们单位参加广交会结束后,有很多参展单位展示品带回各省市麻烦,就地大拍卖,他也买了不少,广交会是中国社会主义枯如沙漠的大地最先被资本主义春雨渗入的一年两次的商品交易省会。

我记得每次我爸回来都会带有不少水货电子表,台湾自动折叠伞等等当时中国市面上看不到的稀奇古怪很有趣的东西。我爸给我的是一件拉链夹克衫和一双猪皮鞋,我好高兴。但是我妈看见了就在跟我爸一直嘀嘀咕咕,最后我没有穿过那双鞋,因为鞋不见了。



还有一件事大概发生在我大二的暑假,那时我爸已经经历了大半生的努力终于调到了上海工作一年多了(看看外地户口要迁入上海有多难),我爸跟我说,快放暑假,在家无事碌碌的,要不要去他们单位的仓库帮点小忙,顺便也能赚点零花钱,我说好啊。

仓库在远离上海市区的闵行,那时也没有地铁,坐车换车折腾快2小时才能到达,来“帮忙”的除了我,还有3个我爸单位的家属孩子,都是女生,也就是这活不会是重活的。

原来我爸单位的仓库里从江苏省进了一批玻璃瓶装的糖水橘子要批发给上海,12瓶装在一个木箱内,周围有垫了稻草做隔离缓冲,但还是偶尔有破碎的,让我们4个人逐箱检查,挑出破碎的,重新装满12瓶好的,为了安全,给我们每人发了安全手套。

这个暑假最大的收获是吃了好多糖水橘子,有时候一天都查不到一瓶破碎的,休息时,我们4个人就一人开一瓶吃橘子,糖水一开始还去喝,后来喝腻了就吃完橘子,糖水倒在厕所马桶里冲掉。最终发工资,我得到了10几块钱。

我第一次拥有了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了,我妈也不能对这笔钱说三道四了,因为正是夏天,我还穿着一年四季不变的布鞋,于是我给自己买了一双牛皮编织的凉鞋,那双鞋一直穿到我出国来日本之前,经历了6,7个夏天。



哎哟,我的妈呀,写起我妈的事,真是三天三夜写不完的,怕大家看着累,最后一件写我妈的事,还是关于鞋的故事,那是2006年我写的往事如烟系列中的《我的大表哥》中第4节中的一段,再次分享如下:

我的大一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大表哥像个很懂事的大孩子,为了感谢母亲让他留宿在我们家这么多天,腼腆地要把伙食费给母亲,母亲是比我还要面子的人,怎么肯收呢?大表哥无奈,最后看着我一年四季脚上穿的是母亲自己衲鞋底的布鞋,擅自替我买了一双皮鞋,在我们家惊起了不小的波涛。

母亲首先斩钉截铁地拒绝,连摇头带摆手,说学生不能穿皮鞋,而且全权代表我说,我在学校学生会工作,还是团干部,要处处带头艰苦朴素云云,并当场拿出好几双她制作的新布鞋杰作,强调我们家并不缺吃少穿,她也没有虐待过我。



当时我对大表哥准备送我的礼物垂涎三尺,虽然不好意思表态,但是没想到母亲一盆冰水浇得我透心凉。只记得那时大表哥摸着我的头还在反复说服顽固的母亲,越说我的鼻子越酸,躲在大表哥魁梧的身体后面,拼命地把眼泪含在眼眶里打转不让它掉下来。

大一的时代,班里穿皮鞋的同学已经是大多数,像我这样寒酸样的人最多也就2,3人,而且他们大都是因为孩子多的家庭,经济情况不佳的原因没能穿上皮鞋,我们4口之家除了我都是上班有收入的,而且父母都是老干部了,根本不存在经济问题。

我一直无法理解母亲的这种苦行僧的假马列思维,她又不是吃过草根树皮的长征时代的老红军,却比老红军还老红军,我跟我母亲那时起就完全是家庭内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或者说是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两条道路,两种意识形态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碍于母亲这个神圣光辉的名称我才尽量回避跟她大吵大闹,但不等于我没有自己的思想。

那时我挺恨母亲的,虽然是很幼稚的恨,并非真恨。母亲还是很爱我的,直到今天我还是有很对很多无法原谅她的事,但是养育我长大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不能抹煞的功劳和苦劳,尽管我现在养育自己的孩子不图任何回报,母亲养育我却并非完全如此。



大一的年代,校园内有很多女孩子对我瞩目,自己也是青春期爱美的年龄,母亲在大表哥的皮鞋事件上的坚决拒绝和辩解,在我两年后知道了她是我养母,比我多了一层心思以外,也理解了一些当时发生的事,那就是她怕别人以为她虐待养子,更怕我知道自己不是她亲生的身世后我会把一些我们之间的琐事矛盾归结为这种关系而与她不再亲近,甚至逃回生身父母身边。

其实我完全是一个独立的人,尽管她很多做法我不服,但是论母子感情,她与我的生身母亲绝对是99比1的,我给生身母亲的1分无非是给了我降临人世的一条生命。

所以母亲的思维注定了我将来无论娶谁为妻,女人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的会爆发,因为她把孩子当作私有物,我的任何一个女朋友和最终成为我妻子的女人在她眼里都是夺走她儿子的“情敌”,这种战争那时已经在我大姐的恋爱婚姻过程中爆发。

东京博士 2020年11月26日
(照片摄于2017年的上海)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楼 主] | Posted: 2020-11-26 13:30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74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40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50 点
在线时间:71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1-01-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白兔奶糖,童年的记忆!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1 楼] | Posted: 2020-11-30 20:04 顶端
金枪鱼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荣誉会员
精华: 0
发帖: 8185
东方威望: 10000000 东方点
东方金钱: 60005499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880 点
在线时间:237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3
最后登录:2021-01-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后来,花生牛轧又时兴了好长时间。


[2 楼] | Posted: 2020-12-01 12:59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909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3194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535 点
在线时间:9746(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1-01-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引用第2楼金枪鱼2020-12-01 12:59发表的“”:
后来,花生牛轧又时兴了好长时间。

还有奶油话梅糖。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3 楼] | Posted: 2020-12-01 13:07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74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40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50 点
在线时间:71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1-01-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引用第2楼金枪鱼2020-12-01 12:59发表的“”:
后来,花生牛轧又时兴了好长时间。

现在我还经常吃花生牛轧呢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4 楼] | Posted: 2020-12-10 20:01 顶端
小楼




头衔:沙拉里忙沙拉里忙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1
发帖: 2275
东方威望: 21474836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214748293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68 点
在线时间:128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07
最后登录:2020-12-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嗯,女人的控制欲真的很难搞。
我妈如此,我老婆也是如此。
所以我理解我爸,也可怜我的孩子。

[5 楼] | Posted: 2020-12-15 00:31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909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3194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535 点
在线时间:9746(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1-01-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QUOTE:
引用第4楼惦念2020-12-10 20:01发表的“”:

现在我还经常吃花生牛轧呢

牙齿不好的话,吃牛轧糖很容易把牙齿沾掉的。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6 楼] | Posted: 2020-12-15 11:24 顶端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037114(s) query 5, Time now is:01-25 06:11,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