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你说我说 -> 一个到处被骂的“台湾人”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一个到处被骂的“台湾人”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94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988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479 点
在线时间:9740(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0-08-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一个到处被骂的“台湾人”

一个到处被骂的“台湾人”(前篇)

庄祖宜,这个名字不久前是非常陌生的,随着中美对抗升级到了互相关闭领事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夫人居然是个台湾人叫庄祖宜,她的知名度最近立刻上升了。

中美不断展现出敌对关系,以及冷战时代的中台长期的敌对关系,让我非常好奇这个嫁给美国人又成为总领事夫人的台湾人随夫长驻中国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模样。

最先看到的是她还蛮光鲜的学历头衔,台北圣心女中,台湾国立师大英语系毕业,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硕士,曾在华盛顿大学人类学读博。。。。丈夫是外交官,女人再不关心政治每天再那个环境渲染,未必完全不懂政治吧。随后我便较多看到了她喜欢厨艺,把怎么做葱油饼说的头头是道的短片,当然还有无限热爱川菜的种种网络发言。

难道她与川菜的缘分仅仅是碰巧丈夫成为成都总领事吗?这是我有一个很好奇的想知道此人详细的想法。

庄祖宜9小时前发布的最新脸文说:
我7/21发文后隔天美国即宣布关闭中国驻休士顿领馆,当时我就恍然大悟,了解Jim必须留守成都应对突发状况。我很庆幸他没有在我和孩子的苦苦央求下坚持提早返美,不然之后面对关闭成都美领馆的消息,我想他会愧疚终身。“此心安处是吾乡”,成都在过去两年半里确确实实让我感受到心灵的归属。这里的人民开明乐天、嗜吃鸩美、勤奋好学,正是我向往的模样。在成都我交到了知心朋友,吃遍了大街小巷,读书做菜歌唱谈笑,回想起来真是麻辣鲜香的神仙日子,恐怕再难复制,也因此百般不舍。

没想到庄女士如此留恋成都留恋中国,这份爱中国的感情难道仅仅是因为驻留了那几年吗?有趣的是,这位女士有着两张面孔,脸书和微博上就被人指责为截然不同的“双标客”。微博上就爆出她才支持中共镇压香港赢得小粉红的一片赞声,一转身就脱口而出说离开成都就像当年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一样,由此在中国网络上炸了锅,说她以往的讨好中国的言论都是虚伪的谎言,流着鳄鱼的眼泪,吃着中国人的人血馒头,更有人说她不过是吃着洋香肠的台巴子(有点少儿不宜,但依然忍俊不禁)。

不过,庄女士真不是台独分子,她跟台独连原子,灰尘都不沾边,一夜之间从中国给与最高礼遇的总领事夫人跌入了市场上的老头老太太都臭骂的地步,真的是搞笑至极。不过搞笑之余,我真的有点替她叫冤枉,在中国被骂台独分子,在台湾又被骂她不是台湾人是中国人,我真担心她回美国,日益醒来的美国人会如何评价她了,想必美国也会重新检视调整驻外人员的家属是否与该国有太多政治情结或利益的吧。

往日的庄女士给人印象是华味浓郁的只谈风花雪月岁月静好的家庭主妇,已经身为美国人的她在中美呈敌对状态时她展现出一种拥抱熊猫的姿态,抱怨疫情下的美国政府不牌专机来成都接他们回去,我不知道庄女士昔日皮肤毛孔里的《我爱你,中国》,在这一时刻又蒸发去了哪里?能被中美台三国都不待见,还真的活出了一份水平,难怪被网民戏称为“装女士”。

东京博士 2020年7月28日于横滨






[ 此贴被东京博士在2020-07-28 22:49重新编辑 ]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楼 主] | Posted: 2020-07-28 13:10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941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988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479 点
在线时间:9740(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20-08-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一个到处被骂的“台湾人”(后篇)

庄祖宜的中国情结如此浓郁,不仅马上令人想到她一定会是KMT难民二代吧。顺着这个脉络细细查去,还真是这么回事。

庄祖宜有个姐姐叫庄祖欣,她们的父亲叫庄人农,母亲叫范宇文。有其母必有妻女这句俗语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姐妹俩的启蒙教育大部分来自范宇文。

范宇文祖籍四川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1946年出生于河南省潢川县。范宇文现任台湾东吴大学音乐系教授,是著名的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曾在《弄臣》、《浮士德》、《卡门》、《图兰朵》、《西厢记》等歌剧中担任女主角。最为惊艳的是1998年以台湾人的身份参演了中共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并热唱了一首中国人家喻户晓无比煽情的歌曲:《我爱你中国》。

范宇文的父亲范仲是家中独子,范宇文的祖父是万县的一位开明商人,在武陵场开了一间小商铺。由于家中具有一定经济条件,范宇文的祖父早早的就让范仲开始接受“文明”教育,使他成为当地少有的现代知识分子之一。范仲十五岁离家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因为爱好学习,范仲一生都在自学各种知识。

范仲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到过成都。在成都,范仲遇到了后来厮守一生的爱人——戴其敏。小巧玲珑、美丽大方的戴其敏当时在一所小学当老师,和范仲一见钟情。范仲相恋成家之后,戴其敏就开始跟随范仲奔波。由此可见庄祖宜的三代家谱与成都渊源之深非。

1946年,在河南潢川,范仲和戴其敏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这就是范宇文。1949年,随着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大溃败,范仲也不得不携妻带子移居台湾,在台湾以国军少将的军衔退休之后,范仲赢得了“儒将”的尊称。

由于在军队任职,范仲经常因为部队的调动而频繁搬家,在台东、台南、台中和台北都生活过。这一段颠沛流离地日子给幼年的范宇文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范仲常年驻扎军旅,范宇文很久才能见到一次父亲,对父亲的记忆非常陌生。频繁搬家,经常更换学校,但是不管转到哪所学校,拥有甜美歌喉的范宇文总是很快就成为师生尽知的人物。

范宇文十三岁的时候,哥哥范西文因为成绩优秀得到了一个令范宇文激动不已的奖品——电唱机。这是范宇文家里拥有的第一台能发出声音的电器。范西文将这个电唱机视为珍宝,不让人随便碰,还因此买了很多古典音乐唱片。但是有一天,沉浸在音乐中的范宇文被哥哥撞见了。哥哥非常生气,大声斥责范宇文,激动之下还把唱片摔成了碎片。

范家有五个孩子,没有条件让范宇文去学音乐。范宇文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揣摩,不断地模仿,就这样,凭着唱片和音乐会无师自通地学习著。初中毕业之后,范宇文面临着选择学校的问题。一心想上大学的范宇文选择了台中女子高中。

但是,范宇文的父亲有另外的打算。范仲担心自己没有能力为范宇文安排工作(外省人在台的做派与中共拉关系走后门如出一辙),就想让范宇文像姐姐范鲁蓉一样去上师范学校。在当时的台湾,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就业是有保障的。范仲自作主张安排女儿同时报考了台北女子师范。

成绩出色的范宇文同时考上了女中和女师。但是,到了开学的时候,注册需要的女中的准考证却不见了。范宇文无奈之下,只好前往台北开始了师范学校的学业。范宇文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让她以后不至于找不到工作,父亲偷偷藏起了她的准考证,使她只能去读师范。

进入女师之后,范宇文才发现,这里的环境比她想像的要好。在台北,范宇文参加了一个合唱团,开始真正接受正式的声乐训练。以前的她只有听过才能学唱,经过老师的悉心教导,范宇文逐渐掌握了基础的乐理知识,学会了只看乐谱就可以学唱新歌。这对范宇文来说,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十八岁的时候,范宇文参加台北市高中青年歌唱比赛,获得了第一名。不久之后,范宇文参加台湾地区青年才艺比赛,又获得冠军。这个时候,连很少在家的父亲都发现了范宇文在唱歌方面的天赋。于是,范仲开始鼓励女儿学习音乐。而在少年时期就被《茶花女》打动的范宇文也决定在古典音乐领域发展,追求“纯正”的音乐与人生。

师范学校毕业之后,范宇文进入幼稚园当老师,后来又在小学当老师,并且成为一个著名的节目主持人。但是,范宇文始终因为自己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而遗憾和惆怅,甚至因为自卑而不敢面对考上大学的同学。

二十八岁的时候,范宇文被保送进入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多年的夙愿才如愿以偿。这个时候,范宇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丈夫庄人农给予了范宇文坚定的支持,并且热情地鼓励她,帮助她顺利进入大学校门。试问,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台湾,如果不是“高级外省人”及其子女家属,普通台湾人能有后来这种一连串的机遇吗?

在范宇文师大毕业的时候,庄人农因为工作关系要去中东地区两年,范宇文便和丈夫商议,这两年时间她想去意大利学习声乐。庄人农亲自陪她参加入学考试,并在安顿好她的生活之后才前去工作。受到丈夫在外工作时间的影响,三十二岁的范宇文虽然还不懂意大利语,但是她告诉意大利老师,她必须在两年内完成学业。老师对范宇文非常照顾,让她以跳级的方式升学。学习极为刻苦的范宇文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五年的课程,并且获得了威尔第音乐学院的文凭。

镀金回到台湾之后,范宇文决定举办平生第一次音乐会,一展自己一年多的学习成果。而且她在意大利的声乐老师也和她一起到了台湾,范宇文准备的二十二首歌曲中,那时有十九首是意大利歌曲,只有三首是中国艺术歌曲。欣赏音乐会的听众都是父亲和丈夫邀请来的。范宇文满心欢喜地将所有曲目唱完,并赢得了阵阵掌声。

音乐会结束之后,沉浸在“演出成功”的喜悦之中的范宇文打电话征询父亲的意见。不料范仲却拒绝接听电话。范宇文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父亲的气话:“哼!唱的什么歌,鬼叫鬼叫,没有哪个人听得懂!”这句话让范宇文整整伤心了三天。

初回台湾不久,令本来以为会失业的范宇文没有想到的是,台北正在以开展音乐季的名义举行各种文艺活动。于是,范宇文不仅成功地找到一份教授音乐的教职,更有数不清的中外歌剧在等着她去演。《弄臣》、《卡门》、《图兰朵》、《西厢记》等范宇文参演的众多歌剧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自此之后,范宇文的音乐会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演唱每一首歌曲前都加上自己风趣却不乏知识性的解说,让听众更容易理解歌曲的含义,也让观众可以融入到歌曲的感情之中。这种风格不仅使范宇文的音乐会大获成功,也使古典音乐走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歌唱家成明在台湾的时候曾经送给范宇文一份《我爱你,中国》的歌谱。范宇文第一次演唱这首歌曲是在自己家中,自己弹钢琴为自己伴奏。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这首歌让范宇文燃起了强烈的乡情,完全忘记了中国在全方位对台湾的打压排挤和威胁,对她来说,即使是生灵涂炭草菅人命的暴政,五星红旗的飘扬也能让她激动流泪。

《我爱你,中国》这首歌在中国家喻户晓,被众多歌唱家演唱过,但是,在台湾,范宇文是唱响《我爱你,中国》的第一人。这首歌因为她的演唱,成为台湾统派台湾音乐人的热曲之一。范宇文觉得自己能用文化艺术来为两岸统一做努力,浑然不去思考如果49年他们家如果留在中国,其命运不是丧命,则必然是流放农村的狗崽子黑五类,当然这些血淋淋的近代史都与她无关,更何谈助纣为虐为何物。

1988年,在海峡两岸还没有完全开始交流的时候,范宇文便和上海歌剧院的演员一起在香港合作演出《西厢记》,饰演女主角崔莺莺,揭开了两岸音乐界交流的序幕。

范宇文觉得她的祖国是中国,父亲范仲是49年难民,1946年出生的范仲的女儿范宇文来台时上尚不懂事,但实际上也是真正意义上的49年难民第一代,而范仲的两个外孙女庄祖欣和庄祖宜才是在台湾出生的外省人第二代。因此范仲和范宇文对中国具有祖国情结也是历史造成的情有可原的乡情,尤其是战后40年能重归故乡,但是他们却忘记了音乐并不能消除两岸的意识形态的天囊之别,更不敌被利用来统战。

范宇文对中台之间的深度误解,毫无疑问影响着她自己的下一代,那些所谓的“炎黄子孙”,“中华文化”,“血浓于水”被用来包装的统战毒果也毫无疑问地一天天被喂入了庄祖宜的体内。

2003年年底,应欧美同学会、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音乐学院、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的邀请,范宇文来到北京举行在中国的首次独唱音乐会。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举行的这两场独唱会以《海峡情——中国心》为名。

在北大和清华举办过独唱会后,范宇文又接连在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厦门大学等众多高校举办了独唱会,祖籍四川的范宇文随着国军败退台湾,又一心想将自己的歌声响遍故乡也真是一种不难理解的悲情。而在四川举行音乐会,也是范宇文的父亲范仲在女儿成名之后的一桩心愿。

范宇文不只是频繁地在中国登台演唱,还醉心于收集整理中国各地的民歌、民谣,希望将中国的民族艺术在台湾发扬光大,真的是身在台湾心在中国,活得好辛苦,她的二个女儿也分别远走美国和德国,情系中国,从这一家的渊源来看,想要为台湾的未来和自由做出点什么贡献,那是痴人说梦吧,

每个人的成功,离不开个人的努力,这一点,无论是范宇文的父亲还是她的女儿,但是要仔细思考这三代人作为台湾外省人对台湾社会真的有什么贡献,恐怕除了占尽了国民党统治时代掌控的丰富的资源以外,在他们个人获得优越生活和社会地位时,未必会感恩台湾回报台湾,台湾在他们的内心只是一块人生的跳板和索取,远不如他们真爱的中国或美国。这也是很多吃里扒外的所谓台湾“高级外省人”的一个缩影。

东京博士 2020年7月28日于横滨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1 楼] | Posted: 2020-07-28 13:11 顶端

东方之舟 -> 你说我说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062082(s) query 5, Time now is:08-07 20:40,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