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 学飘飘妹妹也想借块宝地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学飘飘妹妹也想借块宝地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学飘飘妹妹也想借块宝地


图片:

方方: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3月16日)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今天


方方武汉日记3月16日

及至现在,谁还敢再隐瞒?没有人愿意再现武汉一个多月前的恐怖场景。

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文/方方

天又阴了。但开花的春天,多彩多姿。色彩把阴郁切割成碎块,于是,你便不觉得那么压抑。远在江夏的邻居唐小禾老师发来我家门口的照片。迎春花开了,黄得很灿烂,而海棠盛开之后,开始零落。花瓣落了一地,与迎春花下垂的绿叶搭配一起,很有意境。唐老师家的红玉兰年年都开得特别好,茂密而热烈,路过时,那一树的红花,再颓唐的日子,也能叫它点染出喜庆。

今天的疫情与前几天没有太大差别。颇有一点在低位运行上胶着的感觉。新增确诊人数依然只剩几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重症病人,还有三千出头。方舱已全部休舱。只是今天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些议论,说方舱休舱是为“政治休舱”,病人并没有好。但我印象中,前几天就说过,医院床位已有多的,没有好的病人全部转入医院,痊愈的病人则转入酒店隔离十四天。不知道这是否空穴来风,对此,我特意去询问医生朋友:你怎么看?医生朋友回答得很干脆:“肯定是谣言!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现在的政治是彻底控制疫情传播,彻底清零,积极救治住院患者。政治不会要求提前关舱。传染病是隐瞒不了的!这一重大是非问题必须相信政府!再大的胆也包不了天呀!急性烈性传染病不彻底控制必然蔓延,谁都隐瞒不了的!”惊叹号都是医生朋友打的,我相信这番话。病毒早已掀翻政治至上的桌子,及至现在,谁还敢再隐瞒?没有人愿意再现武汉一个多月前的恐怖场景。

很多人在微信群里转发严歌苓的文章,也有朋友转给了我。文章标题是《借唐婉三字,瞒,瞒,瞒》。远在柏林的严歌苓同样关注并寄挂着武汉。好几年前,省作协主办过一次世界华人女作家会议,那年严歌苓也来了武汉,我们还请她去武汉大学作了一次演讲。那天我没去,听说会场爆满。严歌苓直觉好极,她抓准了这次疫情从初始而演变为灾难过程中最重要一个字:瞒。尽管后期控制得力,但拆解开整个疫情发展的关键点,你会看到“瞒”字无处不在。可是为什么要瞒呢?是人为故意,还是疏忽了?又或有其他原因?这个话题,先置后吧。可是,亲爱的歌苓,你的文章我看完了,很感动也很感慨。但我还没来得及转发朋友圈,它便被删除了。你大概也知道,在这里,瞒的兄弟是删。我们已被这个叫“删”的老兄折腾得痴呆麻木。真的不知自己在网上什么时候、因何原因违规违法,这件事从来都没人告诉过你。你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今天让文坛惊愕的消息是:Llosa的书全部下架。真有此事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读Llosa还是青年时代的事。那时的作家好像都读他。很多人都喜欢他那种行文的调子以及不拘一格的结构。但实际上他的书我读过的不会超三本,也就是最流行的那些。听到这消息,和很多作家一样,先是震惊,尔后愤怒,最终只有郁闷,不知该说什么才是,其实除了嘀咕几句,也没有可以说的地方。无论Llosa说了什么,他不是政客,他还是个作家。记得前几天看一篇文章,文中有这样一句形容作家的话:“写作的最基本、也是最高的使命就是为了战胜谎言,见证真正的历史,恢复人类的尊严。” 我甚至不知道这话是谁写的。Llosa已经八十多岁了吧?我们又是何必。“瞒,瞒,瞒”三字来自唐婉和陆游的爱情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知道。这里就借陆游诗中的三个字吧,错,错,错。

今天得悉,前来援助湖北的医务人员,已经开始分批离开。但是,开城的信息,几乎没有。各种耸人听闻的东西,在网上乱传。谣言也相当多。无论这病毒有多么生猛,但比病毒更厉害的东西,已经冲到了它的前面,那就是:很多人活不下去了。今天,北京一位记者发给我一份湖北人的呼吁文字。它让我想起前几天听过的一个电话录音。重新看这份文字,我觉得其实它很客观,也很通情达理。其中提到的,是政府不能不考虑的问题。我将它主要部分,录入在此:

我对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你们防控病毒,我们普通平民百姓是非常支持非常配合的。但是关了这么多天,50多天,就算不健康也健康了。你们应该搞点对点的包车,你们政府咋完全不行动起来哩?

老这样天天在屋里耗着,你们哪怕说个时间,我们也有个盼头。3月底,4月底,都有个时间哩。现在完全没得时间,根本看不到希望,老这样在屋里待着。一天一天的生活费,一大家子人,哪个不是一家之主,挣钱养家糊口养全家?
 
一天到黑吃呀喝呀油呀盐,都是开销。当然,话说转来,吃了都是往肚子里装。但这是每天都得拿出来的开支吧。可以说我们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各大报刊媒体头条,看病例增加几多、减少几多。这么看来看去,就只有武汉这个圈,病情要重一点。但是,不一定要湖北所有城市陪着武汉一起耗呀,真的啊。

我1月21号回来的,你自己算我回来多少天了。天天在屋里待着,吃了睡,睡了吃。关键还不晓得这个日子哪一天才能够结束才能够终止。开始说3月1号,然后说3月10号,现在3月11号了,又说3月15号,钟南山又说延期到6月底。

老这样搞,何时是个头?

你可以隔离,病的人要么样隔离,我们都支持都配合。你隔离的是病毒,不是隔离湖北人。还有,我们既然在屋里也是隔离,出去也是隔离,为么事不让我们出去隔离?我们出去隔离,14天之后,当地政府检查是我们正常的,我们就可以上班,创造收入,正常运转。这在屋里老隔离,隔离到5月底、6月底,出去又要隔离半个月,那今年还搞么事呢?哪个人的人生是这样浪费的哩?

你们上级部门,应该体恤民情,应该多多关注我们的诉求,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呼声,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我们不是闹事,我们要生存,要吃饭,要喝水。你们也要想一下,站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角度来想一下问题。

哪个家庭没得负担哩?一天到晚,喇叭在楼下喊,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到什么时候呢?不要出门到什么程度哩?什么样的条件不能出门?什么样的理由不能出门?一天到黑都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一刀切。不能出门,反正就是不能出门。你们要想到,你们隔离的是病毒,不是隔离湖北人!把这点想到,想通,才能够把你们的文件精神贯彻下去。

再一个,百事贵。我可以跟你说嘞,瓜子15块钱一斤,你买不买?肉32块一斤,你买不买?黄瓜7块钱一斤,你买不买?土豆7块钱一斤,你买不买?包莱8块钱一斤,你买不买?你不买,你要吃;你买,你要掏钱。你没工作,哪来的收入呢?哪个为我们想一下子呢?

唉.....

这一声长叹,满让人心酸。老百姓已经够配合够好说话的了,只是他们的生存问题,也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现在靠政府下大决心,使疫情得到有力控制。印象中,湖北好多地方都早已归零,但依然没有解封。以前上大学,老师讲现代派,讲到一部剧叫《等待戈多》,两个人等戈多,死活都等不到。现在等待开封,突然间有了等待戈多的感觉。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想,民生问题,可即刻摆上桌面了。很多事,其实可以同步进行,大可不必一个一个地排队去做。

今天是封城的第54天,一副扑克都打完了。

【作者简介】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方方武汉日记由方方授权此公号微信首发,欢迎转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阅读更多文章
方方: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3月15日)
方方: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3月14日)
《狂流》第三章 命运的节点
《狂流》第四章 苹果树之吻

方方武汉日记:2月8日   2月10日 2月11日   2月14日   2月15日   2月18日 2月19日 2月20日   2月21日   2月22日 2月23日   2月24日 2月25日   2月28日   2月29日 3月4日   3月8日 3月9日 3月10日 3月11日 3月12日   3月13日   3月14日 3月15日
更多:分裂的朋友圈   武汉封城 李文亮医生   钻石游轮亲历   美国疫情 德国疫情   女人站起来 彩虹火车 暗涌
他山之玉:林白 李西闽 刘瑜   冯唐   宝树 北星 陈楸帆 郝景芳 严锋 邓安庆 舒飞廉

关注"二湘的十一维空间”收看更多方方日记

这个版本不能留言,留言移步这个链接:


[ 此贴被惦念在2020-03-17 11:40重新编辑 ]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楼 主] | Posted: 2020-03-17 10:00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图片:

昨天想起来重新看看那个【剡】贴剡成圣经比圣经版本还要多。结果打开一看404的收藏也没用。想想还是学学飘飘没借我们这里收藏一下吧。做个见证我们曾经经过的事 。还得谢谢我们这个东方之舟!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1 楼] | Posted: 2020-03-17 10:19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图片:

《人物》被删文章:发哨子的人

人性论 6天前
(请上仙手指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人性论”接哨测试微信的和谐速度)

备用号也接力发出,不迷路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文|龚菁琦

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和艾芬本人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以下,是艾芬的讲述——

艾芬

前所未有的训斥

去年12月16日,我们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当时,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

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

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人收在呼吸科,按道理应该呼吸科上报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保险和重视起见,我还是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当时我们医院呼吸科主任正好从我门口过,他是参加过非典的人,我把他抓住,说,我们有个病人收到你们科室,发现了这个东西。他当时一看就说,那就麻烦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麻烦了。

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10点20,医院发来了信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

我当时心里就很害怕,立刻把这条信息转给了我同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一天后,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

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很担忧,翻来覆去地想,但又觉得凡事总有两面性,即便造成不良影响,但提醒武汉的医务人员注意防范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

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当时,谈话的领导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外围科室

很多人担心我也是那8个人之一被叫去训诫。实际上我没有被公安局训诫,后来有好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说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但那次约谈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做事,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我能做的就是先让急诊科重视防护。我们急诊科200多人,从1月1号开始,我就叫大家加强防护,所有的人必须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记得有一天交班有个男护士没戴口罩,我马上就当场骂他「以后不戴口罩就不要来上班了」。

1月9号,我下班时看见预检台一个病人对着大家咳,从那天后,我就要求他们必须给来看病的病人发口罩,一人发一个,这个时候不要节约钱,当时外面在说没有人传人,我又要在这里强调戴口罩加强防护,都是很矛盾的。

那段时间确实很压抑,非常痛苦。有医生提出来要把隔离衣穿外头,医院里开会说不让,说隔离衣穿外头会造成恐慌。我就让科室的人把隔离服穿白大褂里面,这是不符合规范的,很荒谬的。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越来越多,传播区域的半径越来越大,先是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可能跟它有关系,然后就传传传,半径越来越大。很多是家庭传染的,最先的7个人当中就有妈妈给儿子送饭得的病。有诊所的老板得病,也是来打针的病人传给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传人。如果没有人传人,华南海鲜市场1月1日就关闭了,怎么病人会越来越多呢?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他们当时不那样训斥我,心平气和地问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请别的呼吸科专家一起沟通一下,也许局面会好一些,我至少可以在医院内部多交流一下。如果是1月1号大家都这样引起警惕,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1月3号下午,在南京路院区,泌尿外科的医生们聚集在一起回顾老主任的工作历程,参会的胡卫峰医生今年43岁,现在正在抢救;1月8号下午,南京路院区22楼,江学庆主任还组织了武汉市甲乳患者康复联欢会;1月11号早上,科室跟我汇报急诊科抢救室护士胡紫薇感染,她应该是中心医院第一个被感染的护士,我第一时间给医务科科长打电话汇报,然后医院紧急开了会,会上指示把「两下肺感染,病毒性肺炎?」的报告改成「两肺散在感染」;1月16号最后一次周会上,一位副院长还在说:「大家都要有一点医学常识,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上台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后,1月17号,江学庆住院,10天后插管、上ECMO。

中心医院的代价这么大,就是跟我们的医务人员没有信息透明化有关。你看倒下的人,急诊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没有那么重的,因为我们有防护意识,并且一生病就赶紧休息治疗。重的都是外围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学庆是甲乳科的。

江学庆真的非常好的一个人,医术很高,全院的两个中国医师奖之一。而且我们还是邻居,我们一个单元,我住四十几楼,他住三十几楼,关系都很好,但是平时因为工作太忙,就只能开会、搞医院活动时候见见面。他是个工作狂,要么就在手术室,要么就在看门诊。谁也不会特意跑去跟他说,江主任,你要注意,戴口罩。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打听这些事,他肯定就大意了:「有什么关系?就是个肺炎。」这个是他们科室的人告诉我的。

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虽然和李文亮同在一个医院,一直到去世之前我都不认得他,因为医院4000多号人太多了,平时也忙。他去世前的那天晚上,ICU的主任跟我打电话借急诊科的心脏按压器,说李文亮要抢救,我一听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李文亮这个事整个过程我不了解,但是他的病情跟他受训斥之后心情不好有没有关系?这我要打个问号,因为受训的感觉我感同身受。

后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证明李文亮是对的时候,他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可能跟我的心情一样,不是激动、高兴,而是后悔,后悔当初就应该继续大声疾呼,应该在所有的人问我们的时候,继续说。很多很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倒回来该多好。

活着就是好的

在1月23日封城前一天的晚上,有相关部门的朋友打电话问我武汉市急诊病人的真实情况。我说你代表私人,还是代表公家。他说我代表私人。我说代表个人就告诉你真话,1月21号,我们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是往常最多时的3倍,其中发烧的有655个人。

那段时间急诊科的状况,经历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甚至会颠覆你的所有人生观。

如果说这是打仗,急诊科就在最前线。但当时的情况是,后面的病区已经饱和了,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ICU也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的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地往急诊科涌,后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来看病,一排队随便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也完全没法下班,发热门诊和急诊也都不分了,大厅里堆满了病人,抢救室输液室里到处都是病人。

还有的病人家属来了,说要一张床,我的爸爸在汽车里面不行了,因为那时候地下车库已封,他车子也堵着开不进来。我没办法,带着人和设备跑去汽车里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你说是什么感受,很难受很难受。这个人就死在汽车里,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一位老人,老伴刚在金银潭医院去世了,她的儿子、女儿都被感染了,在打针,照顾她的是女婿,一来我看她病得非常重,联系呼吸科给收进去住院,她女婿一看就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过来跟我说谢谢医生等等的,我心里一紧,说快去,根本耽误不了了。结果送去就去世了。一句谢谢虽然几秒钟,但也耽误了几秒。这句谢谢压得我很沉重。

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我记得大年三十的早上我来交班,我说我们来照个相,纪念一下这个大年三十,还发了个朋友圈。那天,大家都没有说什么祝福,这种时候,活着就是好的。

以前,你如果有一点失误,比如没有及时打针,病人都可能还去闹,现在没人了,没有人跟你吵,没有人跟你闹了,所有人都被这种突然来的打击击垮了,搞蒙了。

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属有很伤心地哭的,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属也不会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医生说,唉,那就快点解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因为这时候每个人怕的都是自己被感染。

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着一个女的倒下了,看她穿着皮衣,背着包包,穿着高跟鞋,应该是很讲究的一个中年女性,可是没有人敢上前去扶她,就在地上躺了很久。只得我去喊护士、医生来去扶她。

1月30号我早上来上班,一个白发老人的儿子32岁死了,他就盯着看医生给他开死亡证明。根本没有眼泪,怎么哭?没办法哭。看他的打扮,可能就是一个外来的打工的,没有任何渠道去反映。没有确诊,他的儿子,就变成了一张死亡证明。

这也是我想要去呼吁一下的。在急诊科死亡的病人都是没有诊断、没办法确诊的病例,等这个疫情过去之后,我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给他们的家庭一些安抚,我们的病人很可怜的,很可怜。

「幸运」

做了这么多年医生,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打倒我,这也和我的经历、个性有关。

9岁那年我爸爸就胃癌去世了,那个时候我就想着长大了当个医生去救别人的命。后来高考的时候,我的志愿填的全部都是医学专业,最后考取了同济医学院。1997年我大学毕业,就到了中心医院,之前在心血管内科工作,2010年到急诊科当主任的。

我觉得急诊科就像我的一个孩子一样,我把它搞成这么大,搞得大家团结起来,做成这个局面不容易,所以很珍惜,非常珍惜这个集体。

前几天,我的一个护士发朋友圈说,好怀念以前忙碌的大急诊,那种忙跟这种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这次疫情之前,心梗、脑梗、消化道出血、外伤等等这些才是我们急诊的范畴。那种忙是有成就感的忙,目的明确,针对各种类型的病人都有很通畅的流程,很成熟,下一步干什么,怎么做,出了问题找哪一个。而这一次是这么多危重病人没办法去处理,没办法收住院,而且我们医务人员还在这种风险之中,这种忙真的很无奈,很痛心。

有一天早上8点,我们科一个年轻医生跟我发微信,也是蛮有性格的,说我今天不来上班了,不舒服。因为我们这里都有规矩的,你不舒服要提前跟我说好安排,你到8点钟跟我说,我到哪里去找人。他在微信中对我发脾气,说大量的高度疑似病例被你领导的急诊科放回社会,我们这是作孽!我理解他是因为作为医生的良知,但我也急了,我说你可以去告我,如果你是急诊科主任,你该怎么办?

后来,这个医生休息了几天后,还是照样来工作。他不是说怕死怕累,而是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病人感到很崩溃。

作为医生来说,特别是后面很多来支援的医生,根本心理上受不了,碰到这种情况懵了,有的医生、护士就哭。一个是哭别人,再一个也是哭自己,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感染。

大概在1月中下旬,医院的领导也陆陆续续地都病倒了,包括我们的门办主任,三位副院长。医务科科长的女儿也病了,他也在家里休息。所以基本上那一段时间是没有人管你,你就在那儿战斗吧,就是那种感觉。

我身边的人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倒掉。1月18日,早上8点半,我们倒的第一个医生,他说主任我中招了,不烧,只做了CT,肺部一大坨磨玻璃。不一会儿,隔离病房负责的一个责任护士,告诉我说他也倒了。晚上,我们的护士长也倒了。我当时非常真实的第一感觉是——幸运,因为倒得早,可以早点下战场。

这三个人我都密切接触过,我就是抱着必倒的信念每天在工作,结果一直没倒。全院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奇迹。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有哮喘,在用一些吸入性的激素,可能会抑制这些病毒在肺内沉积。

我总觉得我们做急诊的人都算是有情怀的人——在中国的医院,急诊科的地位在所有科室当中应该是比较低的,因为大家觉得急诊,无非就是个通道,把病人收进去就行了。这次抗疫中,这种忽视也一直都存在。

早期的时候,物资不够,有时候分给急诊科的防护服质量非常差,看到我们的护士竟然穿着这种衣服上班,我很生气,在周会群里面发脾气。后来还是好多主任把他们自己科室藏的衣服都给我了。

还有吃饭问题。病人多的时候管理混乱,他们根本想不到急诊科还差东西吃,很多科室下班了都有吃的喝的,摆一大排,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热门诊的微信群里,有医生抱怨,「我们急诊科只有纸尿裤……」我们在最前线战斗,结果是这样,有时候心里真的很气。

我们这个集体真的是很好,大家都是只有生病了才下火线。这次,我们急诊科有40多个人感染了。我把所有生病的人建了一个群,本来叫「急诊生病群」,护士长说不吉利,改成「急诊加油群」。就是生病的人也没有很悲伤、很绝望、很抱怨的心态,都是蛮积极的,就是大家互相帮助,共度难关那种心态。

这些孩子们、年轻人都非常好,就是跟着我受委屈了。我也希望这次疫情过后,国家能加大对急诊科的投入,在很多国家的医疗体系中,急诊专业都是非常受重视的。

不能达到的幸福

2月17号,我收到了一条微信,是那个同济医院的同学发给我的,他跟我说「对不起」,我说:幸好你传出去了,及时提醒了一部分人。他如果不传出去的话,可能就没有李文亮他们这8个人,知道的人可能就会更少。

这次,我们有三个女医生全家感染。两个女医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个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

这种代价体现在方方面面。除了去世的人,患病的人也在承受。

我们「急诊加油群」里,大家经常会交流身体状况,有人问心率总在120次/分,要不要紧?那肯定要紧,一动就心慌,这对他们终身都会有影响的,以后年纪大了会不会心衰?这都不好说。以后别人可以去爬山,出去旅游,他们可能就不行,那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武汉。你说我们武汉是个多热闹的地方,现在一路上都是安安静静的,很多东西买不到,还搞得全国都来支援。前几天广西的一个医疗队的护士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迷了,抢救,后来人心跳有了,但还是在昏迷。她如果不来的话,在家里可以过得好好的,也不会出这种意外。所以,我觉得我们欠大家的人情,真的是。

经历过这次的疫情,对医院里很多人的打击都非常大。我下面好几个医务人员都有了辞职的想法,包括一些骨干。大家之前对于这个职业的那些观念、常识都难免有点动摇——就是你这么努力工作到底对不对?就像江学庆一样,他工作太认真,太对病人好,每一年的过年过节都在做手术。今天有人发一个江学庆女儿写的微信,说她爸爸的时间全部给了病人。

我自己也有过无数次的念头,是不是也回到家做个家庭主妇?疫情之后,我基本上没回家,和我老公住在外面,我妹妹在家帮我照顾孩子。我的二宝都不认得我了,他看视频对我没感觉,我很失落,我生这个二胎不容易,出生的时候他有10斤,妊娠糖尿病我也得了,原本我还一直喂奶的,这一次也断了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有点难过,我老公就跟我说,他说人的一生能够遇到一件这样的事情,并且你不光是参与者,你还要带一个团队去打这场仗,那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等将来一切都恢复正常以后大家再去回忆,也是一个很宝贵的经历。

2月21号早上领导和我谈话,其实我想问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觉得那天批评我批评错了?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个道歉。但是我不敢问。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但我依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了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是吧?

作为武汉人,我们哪一个不热爱自己的城市?我们现在回想起来以前过得那种最普通的生活,是多么奢侈的幸福。我现在觉得把宝宝抱着,陪他出去玩一下滑梯或者跟老公出去看个电影,在以前再平常都不过,到现在来说都是一种幸福,都是不能达到的幸福。

人性至真,下令收割真相者,终必遭诛(微信公众号:人性论)

小说:仕途无悔
点背不是因为升不了官,而是被冷艳的女局长“纠缠”不休……
文章已于2020-03-11修改
阅读 10万+
在看3708

写下你的留言
精选留言
437
置顶
朝阳区群众

敢于接力转发的公号就是好公号果断关注了 人性
162
作者
敢于关注人性君的都是好孩子,熊抱~
176
置顶
人性君📎

『人性论』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接力”,获取文章《致敬被删发哨人:英文、倒版、火星文、emoji、盲文、摩斯密码……》,这届网友太优秀了,特别是评论区让人动容。

手慢无,大家好好的!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2 楼] | Posted: 2020-03-17 10:54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找到了被删成圣经版本的原版

,「老子」到处说,「老子」到处说,「老子」到处说!!!


[ 此贴被惦念在2020-03-17 11:05重新编辑 ]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3 楼] | Posted: 2020-03-17 10:58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图片:


图片:


图片:

王开东:野火“哨”不尽,春风“吹”又生
原创 王开东 王开东 4天前


多年以后,我们站在历史的废墟面前,一定会想起《人物》杂志带我们见证奇迹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故事很简单,《人物》杂志专访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但没想到这个专访迅速火爆网络。要知道人们很难轻易被打动,除了真实的袒露、正义的号角和寻找真相的脚步。这篇文章之所以火爆,也正是源自这三个原因。

此文完全是当事人艾芬的真实陈述,回顾的只是何时发现第一个病例,信息是怎样被延误的。即便有所批评,也只是批评自家医院的几个科级干部。岂有他哉?况且那几个官僚不允许医护戴口罩,置医护安全而不顾,一所医院230多人感染,难道不该批评?

一个英雄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九死一生,她的四位同事壮烈牺牲,还有几位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器官衰竭生命垂危,而她冒着巨大风险,回顾这个人间惨剧,难道就不能发泄几声?何至于全网围剿这一篇文章?

于是网友们怒了,一定要捍卫这篇文章,捍卫这篇文章就是捍卫自己。岂曰无衣?与子同文。甲骨文、金文、梵文、古希伯来文,英文、法文、德文、日文,全世界各种语言一起上,甚至摩尔斯密码文都出现了,迄今一共创造了108个版本。野火“哨”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有人说,《哈利波特》是世界第一大畅销书,翻译成30多种版本,一共耗费了20多年时间,但伟大的网友短短一天时间,就创造了100多个版本。这是全世界版本史上的奇迹,但不是骄傲,而是伤痕和血泪。

艾芬是第一个在病历上圈出关键词的人,她发给了自己的朋友。经由朋友辗转,后来才有李文亮等人发出哨音。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发哨子的人。其实她也不是发哨子的人,而是发现哨子的人。因为发哨子是主观上让别人吹,发现哨子则没有这个主观意图。其实她也很胆怯。



但就因为发现了哨子。她被医院领导史无前例地训斥,经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她选择不再吭声,之后她带领着200多人的急诊团队成员,始终战斗在抗疫一线。

在严厉训斥之后,艾芬知道自己每天都去赴死,她不断地死也就不断地生,但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敢说明白。她给可爱的孩子断了奶,她告诉丈夫,如果自己不幸出现了意外,请一定要把孩子带大……

稍有人心者,听到这些人世间的大爱之声,怎不为之泣下沾襟?

这个发现哨子的女医生,这个还战斗在一线的勇士,这个曾经被严厉训斥就选择了屈服的普通人。经历血与火洗礼,尤其是看到了那么多人的生死,她开始变得勇敢,其实也不是变得勇敢,而是一个正直的人内心充满了悔恨。死者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她所说,无非就是自己经历了什么,在医院里是怎么战斗的,几个同事是怎么死的。谁知道竟然遭遇这样的厄运?我不知道有些人究竟怎么想的?让人说几句真话天塌不下来。阻止说真话,很可能就是想要说谎。

艾芬的悔恨,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我不相信她是经常说粗话的人,即便她经常说粗话,在接受一个陌生记者采访时也不大可能会说,所以这个“老子到处说”,是一种豁出去了的情绪,是非如此表达不可的一种情感,是对封口者的蔑视,是对死难者的愧疚,也是对自己过去的追悔,但世上没有后悔药。



其实,如果选择精致的利已主义,艾芬本可以不这么说的。过去选择了闭嘴,在战场上与病毒浴血奋战,现在侥幸平安归来,并且立下赫赫战功,论功行赏不说了,最不济还有丈夫和孩子等待自己归来,何必自讨没趣。

但她却在这时爆发了,选择不合作,不接受,不原谅。不原谅别人,也不原谅自己,这是最需要骨气和勇气的。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这句话我现在真正理解了。

我发自内心敬佩艾芬医生,她跳出了狭隘的小我,活出了大格局。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中说:“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

艾芬、方方、胡舒立就是这样的坚强女子。黑夜给了她们黑色的眼睛,她们却注定用它去寻找光明。

难道不是吗?譬如艾芬,文以气为主,人亦如此。“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使得她的人生气象焕然一新。

譬如方方,“管他删不删,老子到处写!”方方日记一直写,都写到十一维空间了。

譬如胡舒立,“管他管控不管控,老子到处发!”《财新》不断摸索边界,从泥土中挖一个小口,从罅隙里捕捉阳光……

这些女人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巾帼英雄,中国的脊梁。历史从来如此,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我们活着,不只是活着。就像斯芬克斯一样,直到忘记了自己是谁;就像西西弗斯一样,直到忘记了为什么推石头上山。也许认同生活的唯一办法就是否定自己,荒谬即神圣!但退一步来说,能够有幸看到她们三位所作所为,或许这也是一种进步,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在灾难面前,不少女人成了英雄。我们男人却像是另一场灾难。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提升!

附录:小王子的疫情视角
王启元: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4 楼] | Posted: 2020-03-17 23:30 顶端
惦念

贴图大师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4
发帖: 4738
东方威望: 110035 东方点
东方金钱: 149365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49 点
在线时间:715(小时)
注册时间:2004-06-11
最后登录:2020-10-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精选留言
作者已设置关注后才可以留言
•     554
置顶黑马王子

来来往往,往往来来,来而不往,往而不来,历经多天拉锯战,本次攻防全部结束,100多个版本文章全恢复!
•     810
不操心

梁晓声说:“一个民族没有出息,不是因为女人在数量上太多,而是男人在质量上太劣。”
•     744
汪学松

有人以为唱赞歌说好话的人是爱国,其实提批评意见讲反思的人也是爱国,爱之深责之切,前者不一定是真爱,后者肯定是真爱,因为前者不思进取,后者想更进一步。
•     642
沧浪旧客

老子不停转发。
•     590
讲不出再见

新冠疫情中还有三个男人,爆人传人的钟南山,提出建方舱的王辰,讲不欺负老实人的张文宏,历史会记住他们。
•     574


《人物》关于艾fen的采访,我一字不落的看完了。第一个用红笔圈出关键词的人,被领导训斥。此后,作为科主任的她,对自己的科室千方百计的严加防守,所以哪怕她的科室在最前线,如今看来,伤亡并不严重。她保护了她的科室,保护了她的部下,她并没有在被训斥后不闻不问,这一点已经让我们感到敬佩。而如今,她的批露,对实情的回顾,更多的是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压得她喘不过气,所以她说了出来,这更需要莫大的勇气。同时,这分明也是她对死去的同事们的一种忏悔。然而,她其实不需要悔恨,她发现了病毒,也报告了,已经尽职尽责了,在她的范围内,她的下属们基本上毫发无损,这是天大的功劳。她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也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敬佩! 确实如同开东老师所说,黑夜给了她们黑色的眼睛,她们却注定用它去寻找光明。 光明会到来的。
•     498
五彩祥云

“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现实把人逼得退无可退,于是就根本不考虑后果,豁出去了!为艾芬的良心和勇气点赞!
•     432
卫子妆

柴静在“看见”中写过—— “我忽视过我的职责,所以我不敢再如此轻慢,因为准确二字事关着他人的性命! 是的,无论真相,真话,真实的报道都是同样重要!我们小学课本中的“狼来了”依旧还在,但纵使如此,说谎的天性有人依旧不改。但现在我们不想说谎了,却又被“权力”逼着说谎!所以人类的天灾加人祸都比不上权力的放纵所带来的恶果。所以才会一天之间逼出发嫂子的108个版本。正如有人留言说,如果不道德形成一股力量的话,那么正直的人也应当如此。所以能够如此迅捷的出现多版本的发嫂子,我们应该是欣慰的。社会的进步就是由一个一个独立的善于思考的能够辨别是非的人推动进步的。不过文末还有个亮点,男人是这世界的另一大灾难,我不知道王老师从何写这一句?是从离婚登记的预约爆满说起还是从疫情期间家暴的数据数倍上升说起?我今天睡醒的时候还在想这个问题。说起家暴,本质就是男人打女人。男人有理了声音大,男人没理了力气大,总之他们就是大!因为他们的大男子主义无时无刻不在作祟。即将要回归正常的生活了,人们又开始油盐柴米爱恨情仇了,这些小小平常的日子,并不需要你多高大上的价值观,但需要你认识自己,不做无知蒙昧偏执的人。
•     387
丛林

我没有性别的偏见,但经此疫,我更加尊重女性!
•     372


让人说话,说真话,说人话,有那么难吗
•     371
紫焱

昨天转发了方方的日记,有朋友私信我:个人拙见,朋友圈一些文不发为好!我说:怕我被抓走嘎?要是手握权力的人三观不正,要是手握笔杆子的文人没有风骨,要是国民愚昧麻木胆小怕事,要是人人都没有探究真相还原真相的勇气,国将不国!
•     354
也无风雨

挽救这篇文章,其实,就是在挽救我们自己。它见证了中国女子的勇毅,也见证了人民汪洋大海般的力量和小丑无能的嘴脸。
•     351
冷清秋

看到网络上嘲骂甚至侮辱攻击方方的声音已经快成洪流了,很是悲愤!
•     320
读书郎

王老师,你是提升的最快的那个,希望艾医生,方作家,胡主编平安如果万一再有这三个人的坏消息,估计全国人民哭都哭不出声,哭不出调来了,一定要好好的,上苍保佑,说好的好人一生平安
•     296
136

武汉娘们真爷们!
•     273
许后来

好一出现代版的"甄士隐"和"假雨村",滑稽而心酸的智斗游戏。 真药救人,真话明理,真相醒世。 而我们孜孜以求的"真“有时只在天上,名字叫天真。真是太阳,于是就会有"蜀犬吠日"。 将"哨声"进行到底!
•     253
布衣

托尔斯泰说:“你不是我,怎知我走过的路,心中的苦与乐。”是的,老子不说,难道还要再等到我们的儿子去说孙子去说,那是历史的悲哀,是一幕幕悲剧无数次的痛苦上演,那我们还要那么多导演干什么,千篇一律的题材遍地皆是!
•     234
刘英

女儿小时候陪她看动物世界,知道动物界同伴发现危险,就会发出“哨”声。何况人呢?有了生死危险,又有哨子,不让吹是不是耍 流氓?造成了灾难性结果,是不是该追究流氓责任?但愿这次教训,上下都能反思,真正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
•     213
飚记英语孙三五

读完此文,想起刚看到的方方的最新文章,我竟然泪流满面,湿透枕头。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5 楼] | Posted: 2020-03-17 23:32 顶端
西瓜啦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出国准备
精华: 0
发帖: 6
东方威望: 0 东方点
东方金钱: 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20-06-20
最后登录:2020-08-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柴静在“看见”中写过—— “我忽视过我的职责,所以我不敢再如此轻慢,因为准确二字事关着他人的性命! 是的,无论真相,真话,真实的报道都是同样重要!幸运飞艇我们小学课本中的“狼来了”依旧还在,但纵使如此,说谎的天性有人依旧不改。但现在我们不想说谎了,却又被“权力”逼着说谎!所以人类的天灾加人祸都比不上权力的放纵所带来的恶果。所以才会一天之间逼出发嫂子的108个福彩3D版本。正如有人留言说,如果不道德形成一股力量的话,那么正直的人也应当如此。所以能够如此迅捷的出现多版本的发嫂子
[6 楼] | Posted: 2020-06-20 15:39 顶端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021431(s) query 5, Time now is:10-02 01:00,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