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你说我说 ->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  Pages: ( 1/12 total )
--> 本页主题: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过去的2018年,涉媒涉国多多,曾经生活了20多年的中国,至今生活了30年的日本,做生意和做《孤独的美食家》常去的台湾,韩国。。。其中不得不提一下中国的影视剧,国内亲戚常说“我们现在连电视都不看,你还看国产电视剧,无聊啊”。

  其实非也,看中国电视剧,不仅可以了解当今中国人的想法,那毕竟是我的故乡,而且其中也确实不乏好作品,比如去年看的《为了一句话》,看似平淡的民国时代河南农村的故事,可是越看越有味,实在是看上了欲罢不忍,全部看完后,便推荐给说“无聊”的国内亲戚,结果亲戚也说好看。

  那里面有个意大利神父说的话,太让我感慨了: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想明白了,你就不会有烦恼了”,
“别人欺负你,对你蛮不讲理耍赖,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照到当今现实社会,或者网络霸凌,神父的话虽然有强烈的西洋宗教或中式阿Q色彩,但细细品味,也并不是毫无道理。人活着就是看世界,现在还增加了看网络,能否看穿,也是一门不需要学历的做人学问。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楼 主] | Posted: 2019-02-22 10:37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生在轰轰烈烈的伟大祖国的文革时代,准确地说是三年不自然灾害的尾巴。因为自小记忆力不错,所以还记得文革最盛期上海街头大字报铺天盖地,好多人名被颠三倒四的写了还不够,还要打上红叉叉的惊心动被迫的场情。

我家上海南京东路一带到了晚上,那时还常见有腰束皮带头戴柳条安全帽手持棍棒的“文攻武卫”,他们都带着识别派系的“XX造反派”字样的袖章。

那时的我还是学龄前,我上的幼儿园在离家不远的宁波路上,幼儿园的教室玻璃都用剪成报纸条条贴成米字形,刚开始是为了备战备荒苏联老大哥来打小弟弟防空袭轰炸的防爆措施,没过多久实际上防外敌就成了防内乱的武斗了。

记得某日半夜我被炒豆子似的砰砰的声音吵醒,虽然不是很近,但是很恐怖,我问大人是不是枪声,起来想开窗看看,但被大人制止让我继续睡觉,后来传闻说杨树浦那里发生了武斗枪击战,死了不少人,关于文革最恐怖的记忆大概就是那晚了。

上海的文革武斗据说各造反派参与者有超过10万人之众,枪战虽然只有零星发生,比枪战更严重的伤亡是互泼硫酸,也算是体现了上海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工人阶级的特色了吧。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1 楼] | Posted: 2019-02-22 10:45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是家里的老幺,也是唯一的儿子,上有3个姐姐,大姐长我整整十岁有余,二姐也长我八岁半,长我三岁的三姐因为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造成了有点坡脚的后遗症,一直是家里照顾的对象,一直照顾到她中专毕业又赶上了文革结束被照顾到了上海本地工厂做了技术员,而我的上面两个姐姐则都被“自愿”地投入到了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全国江山一片红的革命运动中去了。


大姐和二姐都去了江西农村插队落户,那时选择去江西是给出一张省份清单中相对离开上海最近的地方了,大姐在南昌转扯还要下去的偏僻农村,二姐去了快靠近福建武夷山的江西农村。


那时我还没上学,便知道江西很大,两个姐姐虽然都在江西,却是远隔好几百公里,我记得还吃过二姐捎来的橄榄,那是福建特产,不是江西的。据大姐说,江西老表超笨,他们除了吃米饭,只有辣椒和盐(《闪闪的红星》里面甚至连盐都紧缺),其他什么都没有,每次探亲结束从上海回江西,母亲总要给大姐准备好几大瓶的炒辣酱和咸肉咸鱼之类的。


那个年代我家因为共产党干部的父亲的关系,物质远比一般中国家庭要丰盛,记得我家的大床大衣橱底下从来就是一年四季不断的罐头,有肉类也有糖水橘子麦乳精之类的,而且是绝对不能对外人说的,家中有客时,通常会开罐头招待来客。


二姐怎么去的江西我已经不记得了,大姐去江西我却记忆清晰。那天大街和母亲被居委会叫去开会表决心,天色很晚了还没回来,后来知道了按照现在法治社会来说其实就是被非法软禁了,被软禁的人都有家长陪同,都无法选择不去上下山下乡,只有选择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几个省份,不勾出哪个省,就不让回家,大姐最终选择了最近的江西。


于是马上有早已准备好的一队人马给大姐带上大红花,敲锣打鼓的把母女俩送回家,并在家门上贴一张大红喜报,上面写的是“热烈祝贺XXX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去江西!”那晚我肚子饿得咕咕叫,是三年不自然灾害为八十代出生后第一次挨饿的记忆。





[ 此贴被东京博士在2019-02-22 12:15重新编辑 ]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2 楼] | Posted: 2019-02-22 10:56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的生身父亲毕业于解放前的上海圣约翰大学法律系(不得不承认有血统论的关系,他一手带大的外孙女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并就职于国民政府上海市高等法院。1949大江大海,父亲随上海法律界的老师同学一起登船去台湾。

据生父以前悄悄告诉我说,当时兵荒马乱的,他已经登上了轮船,慌乱中掉了一只皮鞋,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双英国皮鞋,回头去找鞋时,却被我生母逮了个正着。以后生父的人生就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生母不肯去台湾的逻辑是,台湾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的,上海不管是谁当权,国家也要给百姓饭吃,也会使用法律人才的。但是事实是父亲在历次运动中都因为“历史问题”而遭祸,并最终被以“历史反革命”的罪名入狱18年,可以让杜淳重拍一部《敌营十八年》了。

这样的家庭,我们4个孩子自然就是“四类分子”的狗崽子了。为了孩子们的前途,父母只能忍痛把老大和我这个老幺送人抚养了,老大一贯成绩优异,如果不是后来的文革,一定会像父亲那样成为社会精英,前提是父亲去了台湾的话。

为此父母经常在家小声斗嘴,“都是你,害了孩子们”,“都是你,妇人之见不然会给我去台湾”,这些事,我全然不知,我被抱走时刚学步,完全没有被领养的记忆,那也是养父母长期最忌讳让我知道的身世,大姐那时已经上初中当然都知道,却从不向我泄露,因为养母自己从没有孩子,最怕我知道不是他们亲身的,其实在我高中时代知道了真相后,我从没有改变过对他们是否亲生的纠结,事实上养父母对我如亲生一样从小养大,对生身父母我反倒是只有尊敬普通老人的感情,毕竟他们没有对我有过实际养育之恩。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3 楼] | Posted: 2019-02-22 11:23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的养父母都是彻头彻尾的忠诚的共产主义者,直到大学毕业出国办手续,我的所有履历的出身栏都是填写的不折不扣的“革命干部”家庭,所以虽然我生在反革命家庭,但我长在红色革命家庭,所以没有吃过任何“轧头”,甚至可以说一直是享受了“共产党的恩情”,因为中国长期以来的“政审”可以让一个本来前途无量的人毁灭一辈子,而我在浑然不知“自己从哪里来”而有过不少中国人的担心。

我的学生时代从小学到大学每个学期的评语都是像橡皮印章盖出来的千篇一律的开头语:“积极参加各项政治活动。。。”。因为苏州人的养父长期工作在苏州,我小学二年级是在苏州参加了红小兵带上红领巾的。小四回沪后,初中正要加入红卫兵时,中国的时代和年龄都起了很微妙的变化,红卫兵没了,我直接加入了共青团,大学时代和进入国企后,一直在搞团工作。

大姐跟我一样是个政治上非常要求上进的SB样,因为大姐学习成绩一贯优异,更增加了大姐年轻时对任何事物的追求和热情。红卫兵总司令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百万红卫兵时,我大姐应该就在天安门广场的某处,用现在最高级的专业数码相机拍摄可能还没有一个像素。

那时红卫兵大串联坐火车和沿途吃饭不要钱的疯狂年代,大姐与她的革命小将一路搭免费火车到达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再热血奔赴心中向往的金水桥畔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更为SB的是串联结束回到上海之后,大姐和养母把记录在小本本上的大姐沿途吃喝过的人家,一家一家地将钱和全国粮票邮寄过去感谢人家,这在全国红卫兵中大概是罕见的SB红卫兵和母亲,也可以说是今天中国社会很欠缺的我大姐和养母天然的人性善良之处。

当一切烟消云散的时候,国家便自然而然地面临着长期停止生产造成的种种实际损失,城市青年的就业难这个巨大的社会问题,亿成千上万的我的两个姐姐上山下乡的形态成为了那个扭曲时代的牺牲品了。

所以,最近流行的“青春无悔”不仅是对历史的歪曲,更是对成千上万知青悲惨命运的新的侮辱,如果真的是自愿选择的,你有权力有自由谈“青春无悔”,事实上说“青春无悔”的人,你问过有几个知青愿意重新回到那个年大吗?你在说“青春无悔”的时候,有没有勇气自己先放弃城市户籍,去那些穷乡僻壤再“青春”一次来“无悔”给我们看看?
有权力有自由谈“青春无悔”,事实上说“青春无悔”的人,你问过有几个知青愿意重新回到那个年大吗?你在说“青春无悔”的时候,有没有勇气自己先放弃城市户籍,去那些穷乡僻壤再“青春”一次来“无悔”给我们看看?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4 楼] | Posted: 2019-02-22 11:23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节选一段我的旧文《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的文字:

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让每个孩子都能早熟的年代。1969年全国一片红,大姐也被迫上山下乡去江西农村接收贫下中农再教育了,我最佩服的大姐曾经是个成绩佼佼者,也是我从小心目中的偶像,我只有一个大姐,因此在很久很久以后知道了我和大姐之间还有2个姐姐,我才真的把她当作大姐,以前仅仅是因为我们年龄相差整整十岁而喊她“大阿姐”。

在大阿姐去了农村之前,有记忆的印象中她比母亲照顾我的时间还要多,因为母亲工作非常远,在交通不太发达的当时的上海要坐完一辆从头到底的电车,再换乘一辆从头到底的公共汽车。

大姐走的时候了,母亲把我抱得高高的,人山人海的上海北火车站,绿色的背包,绿色的军挎包,绿色的海洋,人们异常的兴奋,终于火车的汽笛响了,随着车轮的滚动,整个天空荡漾着撕心裂肺的一片哭喊声,哥哥姐姐们都只有17,8岁,那年我只有7岁,中国大地的那个悲壮场景却深深地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不明白成绩一直那么优秀的大姐要去农村插秧,要站在水稻田里被蚂蟥爬满脚丫子,邻居说我以后是硬档的工矿,以后100%留在上海了,我就想起大姐,我不想要硬档工矿,我想让大姐回来,不要在一年四季除了吃白菜萝卜就是吃辣椒的地方,我是男孩子,我说我要让大姐硬档留在上海,我大了我会有办法,就像弄堂孩子打我我会打回他们,打不过我还能逃,可是大姐为何不逃呢,我一直不明白。

大姐走了,生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单调的生活在重复着,苦难的城市生活,但是我却很快乐,画画,练美术字,刻窗花,这些都是大姐教我的,说以后她不在了千万不要再去弄堂里跟野孩子们玩,要开始好好读点书了,大姐不能经常照顾我,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大姐带走了整整2大箱书,还有很多带不走的,学龄前就能认字的我,大姐不在的日子里,开始看大姐留下的书,大多数苏联小说还看不懂,只有简体字的《高玉宝》和《宝葫芦的秘密》爱不释手。

由于父母分居两地,家庭的所有的都必须由我这个小男子汉开始承担,在弄堂里,大多数孩子都有兄弟姐妹一起玩,只有我成了稀少的脖子上挂钥匙的孩子。我跟孩子们一起玩的机会越来越少,除了因为要做家务,还因为大姐对我的启蒙教育的影响。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5 楼] | Posted: 2019-02-22 11:27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从小喜欢动手拆装东西,做实验,做航模,那时的上海杂技场对面的翼风航模材料商店是我常去的地方,最喜欢的期刊是《少年科学》,但我大概有生父的文科遗传因子,养父一手好字的熏陶,以及大姐爱看书的影响,所以直到高一我一直是文科志向,但在决定人生走向的紧要关头,养母让我转考理工科,并警告我,在中国是学好数理化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如果你不听劝告坚持要考什么新闻系将来当记者,你亲爹就是你的下场!

小时候养母是替我光屁股洗澡洗大的唯一的身边人,尽管她的思想理念在我青春期之前我就有很多无法接受,冲突多多,但我依然不否定知我者非养母所属,养母把我送进了华东师大特训班一年,我如愿考上了大学,那年的上海高考的录取率是30分之一。万一我脱靶,大概我会和养母大吵一场的。

我在大学时学的是计算机软件专业,80年代初那正是方兴未艾很时髦的学科,大学毕业还是国家分配制的,在上海南京路上著名的一家国企工作了4年,2年从事计算机硬件,2年从事软件工作。应该说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未来的仕途上,都不比别人差,但不甘于现状的我,有了自费出国的机会,便一心想着去开阔视野,尤其是去学习科学技术发达国家的细节。

很多人把“学成回国”定位在获取一张硕士博士文凭上,而我出国当初就没有打算走这种升学追求名利的路,只想在外企中长我一些真实本领,做一名企业科技人。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6 楼] | Posted: 2019-02-22 12:02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姐和二姐虽然是把青春献给了SB的年代,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不幸中的很多知青中的幸运者,虽然现在都60多了,但都历经苦难回到了上海并且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这幸福的日子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小辈出息非凡,不是感谢政府感谢党。另外还有不少当年的知青死在了客乡,或遗留在那里将度过余生。

大姐在江西农村干农活苦不堪言,但是养母早有禁令不许在当地谈恋爱,不管是当地人还是知青,都不允许,我养母的管教严厉近乎粗暴独裁,但从结果看也是为了孩子好,无论是对我高考的强烈干涉还是不许大姐插队农村期间谈婚论嫁。其实大姐有过一次离开农村的好机会,江西省歌舞团曾经看上了能歌善舞的大姐,欲招入团,大姐自己也乐意去,但是养母坚决反对,理由只有一条:文艺界很乱,生活作风不正派的人多,不能去!

大姐不能去歌舞团,听大姐说过水稻田插秧的蚂蝗叮人之恐怖,而且上海知青没知识,一开始都瞎得乱扯,一扯蚂蝗就断在肉里,后来当地人脚他们要先拍腿震动让蚂蝗先松口再扯,但如此镇静处理岂是从未见过这种鲜血淋漓场面的城市人能面对的,很多还是未成年人。

我养母是生母的亲妹妹,我外公是上海的老中医,解放前在老西门开有诊所,文革被划为富农成分,外公外婆都受冲击,外公后来被逼疯,此话按下不表。到了母亲那辈,除了我生母会针灸,大家族中还有人行医的,养母便送大姐去学医,那样回江西后至少可以当个赤脚医生不用下地干农活了。

就在这当口,江西农村熬过了整整十年的大姐可以按照新政策顶替养母回城了,二姐则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路,生母因为二姐在农村苦不堪言,托关系想办法把她早早弄到了离上海更近的江苏农村,嫁给了一个远房亲戚,一旦结婚,要再把户籍弄回上海可是千难万难了。今天二姐早已返回上海,也多次来日本探亲,所以对日本的农村,二姐有着比对日本城市更关注的眼光,因为中日真正差距巨大的其实不是什么高楼汽车,而是农村的方方面面。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7 楼] | Posted: 2019-02-22 12:49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昨晚看了 @烈华文集 的【百姓家史】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连载),最后也看到了关于知青的话题,“出身黑五类的女知青回城无望嫁给当地农民的不少”,可见这样的血统论余孽造成的伤害。在中华大地上并没有得到彻底的纠正和清算。
知青题材的油画《我的前夫》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新闻了,摘录 @烈华文集 的叙述如下:



  这幅油画现名《我的前夫》,原名《青春之歌》,是当代知名画家王国斌先生知青系列油画中的代表作。画中的新娘和新郎,端坐在土窑洞前,新娘是位回城绝望的女知青,新郎是村里男人中的幸运儿。他们的婚姻注定被政治操弄,当回城的机会来临,便永生不再见。

  在这幅作品中,新郎穿着新布鞋和新的粗布衣裤,脸色黝黑苍老,手指粗大扭曲,笑得合不拢嘴。知青新娘的眼神和坐姿则透出了她的无限委屈、忧伤和无奈。她已经无家可归,她的父母也许身陷牛棚或遭不测。她脚边的旅行包是她的全部嫁妆。标语、牧羊铲和角落的胶鞋说明新娘是个放羊的知青。她脚上穿的一双红色绣花鞋与她浆洗得发白的旧军装是那样的不和谐。她嫁给了老羊倌,做了那个时代的祭品。

  据说油画初展时,很多老知青泣不成声。2007年首都博物馆“融合与创造2007中国油画名家学术邀请展”展出时,当场就有几位知青泪流满面,是观众留言最多的作品。

  以下是知青网友柳燕春波在其博客上发表的观后感

  静静地注视这幅画,我看到女知青眼里的恐惧;看到她无声的眼泪,满脸的愁容和她无助的焦虑;看到她对命运的失望,对未来前途的绝望,对自己处境的悲凉。从她歪斜别扭的坐姿,已经看到她今后生活的坎坷,这不是青春少女应有的神情。

  这幅画让我心头引起一阵颤抖和轰鸣,我眼前似乎再现了那难以忘怀的40多年前的知青往事。

  这幅画确实很震撼,不仅是让人流泪,泣不成声,还有锥心的痛。这幅画让我看到了我那些至今还留在农村的同学的身影。她们扎根农村,与当地农民结了婚,过完全不属于她们的生活。

  有一位女知青,被一家农民抢去藏起来,说要给他家儿子做媳妇,当女孩的爸爸去找她时,她竟然被藏在一面用挂毯遮住的墙里的柜子里,周身一丝不挂,那家人说怕她跑了。看她被折磨得又黑又瘦,同她爸爸一起去找她的知青女孩难过的泪流不止。但最终,他爸爸也没能把女儿要回来,反倒被气得大病了一场,后来终因气郁过度,离开了人世。

  后来,这个女孩给农民生了两个孩子后偷跑回家看母亲和弟妹,顺便看了那个知青女同学。为了隐蔽,她们约在一个公园的小树林里说话。她用冰凉颤抖的手握着女同学的手,边说话边非常害怕地左顾右盼,说怕那个男人跟踪。看她年轻的脸颊被恐惧愁苦扭曲的没了往日的秀美,女同学无法忍住眼泪。结果,她从公园出去还没回到她妈妈家就已经被发现,抓回去后被那个男人吊起来打的很惨,还不容许任何人去看她,没过多少年她就失去了她那年轻的生命。她的死,让认识她的人非常痛心,到现在她的同学依然没法忘记她那颤抖冰凉的手。

  那些与农民结了婚的女孩子们最困惑的是,结婚后她们彻底地失去了归属感,既不是城里人,也不是真正的农村人,她们的心被残酷的撕裂了,她们有些人无奈地永远地留在了农村。

  有几位认识的女知青是与当地农民结婚后再上学的。其中一位上海女同学,在安徽下乡7年,大二时,听说她要申请离婚,她的同学奇怪她那么年轻,怎么就结婚了?后来才知道她在农村拼命苦干,是县里的先进标兵典型。作为扎根农村的典型模范,她被迫与当地农民结了婚,生活在一个很穷很偏僻的大山里,从她们生产队到山外的一个小镇要走两天一夜。她是上海出生成长,可结婚后她的户口被落在农民的家里,地址是在× 省× 县× 公社× 大队× 村×组× 家。那时候,政策不容许她离婚,学校分配也是按哪里来回到哪里去的政策,毕业后她还得回那个男人的家里继续她的苦日子。

  另一位浙江同学,也在安徽山区下乡,因太苦,家人托亲戚在山东农村说了亲事,结婚后才上大学,毕业后她也要回到山东农村的家里去。
让人特别伤感的是与农民结婚的女知青们,结婚后为了孩子不得不再一次牺牲自己,永远地埋葬自己的希望与渴求,永远地失去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知道有三位女知青与农民结婚,生活在荒凉戈壁风沙口的地方。因为孩子,无奈地在那里生活了四十几年。一位现在身体多病,生活困难。另一位是年龄大了,也为了能让孩子在城里上大学,搬回了城市,住在父母去世后留下的一套小公寓房里。哪想到,才刚刚回城,窝还没捂热,她就因癌症而匆匆地走了,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和悲哀。

  还有一位下乡后失去生命的女孩,她悄无声息地走了,永远都不能再看爸妈一面,永远都无法实现她的梦想。她的魂魄留在了农村,让父母和亲人望穿了双眼,哭断了肝肠。

  一位曾在电视台工作的年轻女性给我说了一件吓坏她的事情。几年前,她和同事去采访,见广场上有一群年纪大的人在唱歌跳舞,本想问他们是否幸福,如何安度晚年等话题,没曾想一个长相不错的五十几岁妇女抢过话筒张口就连哭带骂,说当时的边疆领导和他们的政策毁了她们一生的生活和幸福。说许多被理想和美景蒙骗到边疆的姑娘不少都被强制性地与又老又丑的男人或不相识的兵团男人结婚,结果因为孩子,又不得不一辈子远离家乡和亲人,与一辈子都没有喜欢过的人,在一辈子都没有喜欢过的地方生活到老。

  实际上,不但知青,那时候有很多女性都是可怜人。我的姑姑,中专毕业后原本在城市有份部队后勤部门的工作,在21岁时被动员到戈壁滩去开荒。她漂亮能干,被硬性指派给了一位从河南农村来的比她大26岁因工作而残疾的丑陋男人。有孩子后,作为兵团战士,她仍要拼命地干活。那个男人经常酗酒并毒打她,不许她与家人联系,她几乎被逼疯了。因他们的工作总辗转在没地址没名字的不毛之地开荒,我家多次找她都无果而归。后来她也曾偷跑回家两次,最终因为惦记孩子,又回去了,才四十几岁她就留下几个孩子去世了。每次想到姑姑,我家人就哀伤无比。

  一位知青朋友看到油画后对我说:其实我们都差点在农村那儿过一辈子, 我的几位高中同学至今没有回城, 有两位已经死亡了。

  他说:我妹妹从城市去边疆做知青,回不来城,后来只能嫁当地农民,就是油画上的结果........不堪回忆..妹妹已经过去了,累的,病死的........咳!!

  他说:油画还是美化了那位男的,且是"前夫";油画上的女知青的后半生可能会好点; 我妹妹可不是前夫,而是一辈子都在那儿了,死后也埋葬在那儿!这十年,每逢"清明节",我都下乡去给她上坟!但愿她在天堂中回城!找到她向往的爱情。

  他还说他太太的三个妹妹都是下乡知青,最年长的大妹妹在农村七年,2555个日日夜夜,多难熬啊!他无比伤感的写道:看到油画,很感触, 我和油画中的女知青,“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已热泪盈框,无法继续写下去了,往事不堪回首。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8 楼] | Posted: 2019-02-22 13:02 顶端
东京博士

宣传大使奖
头衔:上海老懂经上海老懂经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297
发帖: 98679
东方威望: 173667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606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509 东方点
好评度: 2358 点
在线时间:9728(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4
最后登录:2019-10-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油画《寒露——雁南飞》与《我的前夫》为姊妹篇。婚后不久,到了“寒露”节气。天渐凉,雁南飞。新娘手拿结婚证斜靠在窑洞门前,蹙紧眉头,满脸愁容,身体则僵硬而局促。喜字还在,新婚丈夫已不知去向……或许……或许……。而此时此刻,慈祥的父母,不知身在何方?

  图文至此,相信:任何文字描述较比图像于画面深层的惨烈悲剧,都是苍白的诠释。


王立新的相关作品。






天生一件新马甲,无限风光看砖头。

[9 楼] | Posted: 2019-02-22 13:15 顶端
<<   1   2   3   4   5  >>  Pages: ( 1/12 total )

东方之舟 -> 你说我说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208572(s) query 5, Time now is:10-19 01:0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