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服务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 春夏间的花--少女时代的影子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7 total )
--> 本页主题: 春夏间的花--少女时代的影子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水晶文旦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一等秘书
精华: 1
发帖: 757
东方威望: 111595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72053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65 点
在线时间:1073(小时)
注册时间:2004-11-18
最后登录:2014-01-3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再一次感觉到大学寝室那个聪明漂亮的江苏mm的影子。或许江浙一代就是出才女和美女吧
期待!

ps: 那时候中专的分数线要高于高中的,记得还分省专和市专,可是没几年形势大变。也因此改变了很多人的未来呀。


流浪。。。
[20 楼] | Posted: 2007-06-23 06:59 顶端
绿玉狐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24
发帖: 4215
东方威望: 13030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9962424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1 东方点
好评度: 166 点
在线时间:357(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7
最后登录:2009-05-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春夏间的花(九)

自从苏来我校园,告诉了我已经弃学的事情,我就开始有意无意地逐渐遗忘了苏。在繁重的学习生活中,他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

  一年后,也就是高二的六月初,我突然得知我母亲住院接受手术,医院就离我学校不远。

  手术当天傍晚,在麻醉苏醒后的强烈痛楚中,母亲神志不清,不时轻声呻吟。母亲的病非常严重,医生一直在摇头叹息说“她还这么年轻……”,那语气让我感到了恐惧之深不可测。

  想起母亲平时的精明爽利细致灵巧,我五脏六腑都似在油里煎熬。为了不惊扰病房里的其他病人,我还不能在母亲的病床前哭出声音,只好踱出病房去克制自己的情绪。

  也许是飘过来的花香吸引了我,不知不觉我走到医院门口对面的一家私人经营的鲜花房。

  “小细娘,你看病人来?要买啥花?我给你挑选挑选?”老板娘在招呼我。

  我抬起头说“不,我只是看看。”

  “你在省中读高二吧?”老板娘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问我。

  我点了点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我确信我不认识她,但是我发现,我好像特别熟悉她的脸。

  老板娘还是一眼不眨地盯着我看。“阿是你家里人住院了?阿要紧?看你眼睛都哭红了。”

  我愣愣地看着她那张似曾相识的脸,想不出她为什么要这么问我。她一直认真地看着我,突然往里屋探了一下头,喊道:

  “阿茵,叫你阿哥来。”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听到老板娘的喊声,“嗳--”地应了一声,探了一下脑袋。里屋光线暗,看不真切,依稀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

  “阿姑,喊我做啥?”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里屋出来一个人,竟然是苏。


[ 此贴被绿玉狐在2007-06-23 11:10重新编辑 ]


我是草丛中的那一只
[21 楼] | Posted: 2007-06-23 07:09 顶端
蔷薇泡沫

优秀斑竹奖 灌水天才奖
头衔:Love is bubble。oOLove is bubble。oO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16
发帖: 8202
东方威望: 21474836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2147483647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78 东方点
好评度: 565 点
在线时间:401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6
最后登录:2016-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文章中的人物对话,简单但是好有感情。。。

最近有点伤感,等老婆写完了,写篇读后感:)


我们唯一的报复方法,是活得比他们快乐。为了活得快乐,需要有精力活力作后盾。因为那是一场长期抗争。           -- 村上龙
[22 楼] | Posted: 2007-06-23 07:11 顶端
绿玉狐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24
发帖: 4215
东方威望: 13030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9962424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1 东方点
好评度: 166 点
在线时间:357(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7
最后登录:2009-05-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春夏间的花(十)

一年不见,苏比先前黑了些,也健壮了不少,完全像一个大人的样子了。不一会儿他旁边钻出刚才那个叫做阿茵的小女孩,眉目跟苏一模一样,只是皮肤白净。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刚才看到的老板娘的那张脸,原来是跟苏很相像。

  苏见到我,也是一愣。笑容一下子上了脸,然后脸又刷地红了,接着就把笑容收了回去。他把阿茵往里屋一推,一边往店门外走,一边对我说“你来。”

  店门口是一条石子路,梅雨季节难得一见的夕阳洒过来,把磨得溜平的石子路面照得一片琥珀色。夕阳又一次把我和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那是我姑妈和我妹妹。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的,我姑妈住在城里。”

  “不,我是想问……”

  “说了你不许笑我。”

  “我不笑你,保证。”

  “嗯,你笑不出来,你刚哭过。”

  “我妈住院了,情况不是很好。…你说吧。”

  “噢……我一直……把你的初中毕业照片,放在皮夹里,前不久我姑妈洗衣服的时候看到的,所以她问起过你。我还给她看过集体照里的你……。”他说着,掏出了口袋里的折叠钱包,果然,里面有我的毕业小照。

  初中毕业前那会儿,大家都把自己的毕业小照冲印许多份,班里要好的同学每人要发一枚。我虽然也冲印了许多份,但发到后来我手头连一枚自己的照片都没了。其中有一枚,自然就是给了苏的这一枚。

  我们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说了些话。

  苏说他在开船,多雨涨水的季节有时候需要回港避雨。他姑妈的儿子先天心脏不好,夭折了,所以认了他妹妹阿茵做女儿。一来阿茵还小,经常吵着要见哥哥,二来他从小在姑妈家住得惯,所以他一上岸了就来住他姑妈家,生活在一起。

  “怪不得你从小知道那么多花,原来你姑妈家是开花店的啊。”

  巷口的一丛栀子花前,我们停下了脚步。

  “还有一年你就高考了。”

  “嗯,我,高考。”我想起了他的弃学。

  “……”

  一时,我们都沉默了。

  一会儿,我看到他把钱包重新放回了口袋。我想了想,郑重其事地开了一个头:“其实,我想告诉你……”

  苏认真地转过头来看我。我觉得说不下去了,只好改口“我妈妈病得很重,我很担心。”

  “你妈妈也没有劳保吧。生不起病啊。”

  “嗯,都是自费的。这次手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接下来的药费,就要我爸爸去借了。”

  “只要能恢复,借钱也得看啊,你妈妈还年轻啊。”

  “嗯。”我的眼泪哗哗地下来了。

  苏看我哭了,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手忙脚乱起来。

  我郑重其事地开了那个头,本来我是想告诉苏,我有了男朋友了,是同班的同学。但是想到妈妈的病情,我脑子就乱了起来。


[ 此贴被绿玉狐在2007-06-23 11:22重新编辑 ]


我是草丛中的那一只
[23 楼] | Posted: 2007-06-23 07:18 顶端
绿玉狐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24
发帖: 4215
东方威望: 13030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9962424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1 东方点
好评度: 166 点
在线时间:357(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7
最后登录:2009-05-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春夏间的花(十一)

那天似乎是苏送我回校园的。具体如何分手的,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不知道苏是否还记得。

  分手前他的手握过又递给我的一朵栀子花,后来被我夹在一本叫做《精编》的黄封面的代数参考书里。

  高考前我男朋友翻开《精编》和我一起复习的时候,惊讶地问了声“这是什么呀?!”一边扬起手就甩抖了一下。

  随着他手扬起,枯黄的栀子花无声地落到了教室的木地板上。

  那曾经饱满厚实、洁白润泽、馥郁浓烈的花瓣,已经风化成了单薄脆弱、黄褐无嗅的一片书签,宛如一片干枯的枫叶。

  看到洁白的栀子花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努力地回想:我应该是捡起了那朵干花的,我应该是没有随手扔掉的。

  可是后来我又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我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么?之后的记忆又模糊了。

  苏从来不联系我。自从中考分数出来之后,他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匆匆见面又分手的时候,他从来不说下次还要来看我。所以每次他转身离去的时候,我远远望着他的影子,都感到以后可能不会再见到他了。


[ 此贴被绿玉狐在2007-06-23 03:29重新编辑 ]


我是草丛中的那一只
[24 楼] | Posted: 2007-06-23 07:27 顶端
绿玉狐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24
发帖: 4215
东方威望: 13030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9962424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1 东方点
好评度: 166 点
在线时间:357(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7
最后登录:2009-05-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春夏间的花(十二)

我考上了大学,没有联系苏。进了大学第一年,除了上课时间,我几乎都在拼命做家教。苏几乎是从我的生活中完全消失了。我也似乎真的很少想起这个人来。

  一天晚上在大学食堂里给一个小孩补习英文。结束后,家长和小孩收拾东西,我也开始收拾家教参考书,准备开始自己的学习的时候,苏竟然出现在我面前。

  “教得真认真啊,我在你旁边坐了4个小时,你连换了2个小学生,居然不晓得我坐在这里……”他笑着用手指了指我旁边的一个餐位。

  “我教你的时候也认真的哦!”我强压惊讶。

  已经差不多有2年没有见到苏了。他头发有些长,还有些胡子拉碴,这似乎是水上漂浮的生活在他脸上刻下的一点痕迹。

  “今天船队开进了黄浦江,我是顺便来的。”他不等我问,主动解释。

  “阿玉,”他叫我名字,“你不该这么辛苦。我看到你从外头冲回来只吃了3片饼干,就开始给小孩补习英文,你还没有吃晚饭,而你们这食堂窗口已经关了。你今晚就不吃晚饭了是不是?”

  “我不饿,再说,寝室里还有干粮储备呢。”

  “阿玉,我听说了,你妈妈恢复的不是很好,还经常住院。家里钱更紧张了吧。”他正视着我,
“你不记得了么?你妈妈刚动手术那会儿,我告诉过你,以后读书有什么困难,只要你到我姑妈的花店留一句话,即便我在船上,最多2周内,我也会想办法去见你。”

  “不,我不像你想得那样困难……我能自己支付学费和生活费。我教孩子很开心,我喜欢孩子。”我赶紧费劲地解释着,一句一个“我”字,自己听起来都累。

“不过,你找到我这里,我很高兴。真的。”我感激地说。他一定费了不少劲才找到我的。

“我经过老家,要打听到你考上的大学的名字,还是容易的,反而是到了这里,不知道你哪个系的,一时找不到你人。”他平静地说,“幸好那个电话亭的阿姨知道你的名字——说是经常有外国人给你打电话,要喊你接电话,你又经常不在,所以记住了你的名字。”

  “这么晚了,你吃了么?”我问他。

  “我们吃这个吧。”他变戏法似地拎出两个还微微冒着热气的鸡蛋面饼,里面加了一根油条和小葱的。

  这是在我大学宿舍大门外的小摊上有卖的。

  “那我去给你买点水来。”我想起我该有点主人的姿态。

  “阿玉,”他叫住我,又拎出一个透明的马夹袋,里面有2瓶矿泉水。

  “这是你给我补交当年的补课费?”我看着他买来的鸡蛋面饼和矿泉水,鼻子就开始有些发酸。

  “过了这么多年才补交,还不算利息,太便宜我啦。”他一边看着我一边陪着我吃。“阿玉,你不会没有男朋友吧,应该有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啊。”

  “他的大学离我有好几百公里呢。看我多自由!”为了使自己的口气听起来轻松些,我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

  他听了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陪我吃。

“阿玉,我能为你做什么吗?”临走时他问我。

“你保重自己吧。”我拼命地忍住眼泪,想了很久才想出一句话。


[ 此贴被绿玉狐在2007-06-23 03:03重新编辑 ]


我是草丛中的那一只
[25 楼] | Posted: 2007-06-23 08:37 顶端
红枣莲心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4
发帖: 3043
东方威望: 2150656 东方点
东方金钱: 64002147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109 点
在线时间:7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6
最后登录:2012-12-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狐狸,看得我也鼻子酸了。继续期待下文。
[26 楼] | Posted: 2007-06-23 08:42 顶端
绿玉狐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大使
精华: 24
发帖: 4215
东方威望: 130304 东方点
东方金钱: 99624242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1 东方点
好评度: 166 点
在线时间:357(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7
最后登录:2009-05-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大学食堂见到的那次以来,一晃已经是12年了。

  最近一次回故乡,桃林变成了鱼塘,花店早已拆迁掉。故乡的很多河流,已经消失了船影。

  我没有听到任何苏的消息,也没有去试图打听他的下落。

  这12年,是多么的漫长,漫长到我已经忘了曾经在心里复习过无数遍的许多小事情。连很多当时认为很大的事情,都会模糊起来。犹如年少时准备考试的时候,无数的大原则和小例外我都能毫厘不差地记下来,并且完美地再现,但是现在连它们存在过的本身,也都很少记起。

  这12年,是多么缓慢, 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的世界里来了一些人,又去了一些人。我到了一个地方,又离开一个地方……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失恋了,又恋爱了,恋爱了,又失恋了,每一次也许都有不同的或者浓烈或者淡薄的色彩和气味,不是反复,只是延长,直到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家。

  我的人生彻底地远离了故乡,远离了苏和我一起看过的那片桃林,也远离了那小巷口的栀子花。

  我确实已经很少想起苏了。

  苏从来没有碰过一下我的手,更加没有抚摸过一下我的头发。他甚至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任何表白的字眼。他曾经在我脸上停留过的目光,如今已经没有角落可以找到。

  这12年,又是多么的短暂。当我回忆起某一些东西,发现我虽然曾经遗忘过它们,但是过了这些年它们还会偶尔到我心里来做客,把少女时代的空气和声音、画面和颜色,都如实地重现在我梦里。

  苏给我说过的那些花,那些在春夏之间的花,它们那么美丽,它们每年都在开,以后也会开,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哪怕是在水污染不可收拾的故乡。

  这12年,对于永恒的它们,似乎只是一瞬间。

  而它们的背后,苏的影子,似乎还在那里。

  完


[ 此贴被绿玉狐在2007-06-23 02:21重新编辑 ]


我是草丛中的那一只
[27 楼] | Posted: 2007-06-23 09:16 顶端
独行

优秀斑竹奖 特殊贡献奖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议员
精华: 9
发帖: 4498
东方威望: 22078 东方点
东方金钱: 33869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222 点
在线时间:4466(小时)
注册时间:2004-01-09
最后登录:2019-09-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时候想,为什么自己的日子就那么的没有故事性。:)

从小到大,记住的只是上学、读书还有贪玩和告状。

[28 楼] | Posted: 2007-06-23 09:47 顶端
在水一方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一等秘书
精华: 3
发帖: 961
东方威望: 8001 东方点
东方金钱: 8184 东方币
东方贡献值: 0 东方点
好评度: 92 点
在线时间:166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24
最后登录:2011-07-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往事从指缝里悄悄地溜走,等回首时却已模糊,留下的只有断断续续的碎片......

~~~明日は明日の风が吹く~~~
[29 楼] | Posted: 2007-06-23 09:59 顶端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7 total )

东方之舟 -> 心语小筑




Powered by PHPWind v4.3.2 Code © 2003-06 PHPWind
Total 0.018115(s) query 5, Time now is:06-05 10:17,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